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频道 > 正文阅读

加勒万河谷地区地图 中印加勒万河谷事件是怎么回事?

2020-05-18 19:35  凤凰网历史  字号:T|T

西安兵马俑在线5月18日讯 加勒万河发源于我国新疆和田县阿克赛钦南部萨木崇岭地区的加勒万冈日峰,发源地冰川长度达35公里。向西北流出国境,在印占拉达克地区汇入什约克河。

加勒万河汇入印占拉达克地区的什约克河口的地理坐标为:34° 42‘ 20“ N ,78° 10’ 13” E。

加勒万河长度仅约80公里,但水流湍急,至少发现有深度达数十米的深潭9处(因此,该地名唤九龙冲)。

加勒万河谷地区地图 中印加勒万河谷事件是怎么回事?

中印激战加勒万河谷:八百中国官兵长眠冰山

中国东段前线指挥部。

张国华伏身仔细审视着作战地图。作战处长一边指点突击部队到达的位置,一边报告战况。

“……按照预定部署,经过十七小时激战,当面之敌的据点大部已被清除。担任主攻的55师155团、157团二营,已经消灭卡龙、扯果布、扯冬之敌,由克宁乃以南插入色耳董、章多地区。157团三营由几儿以西插向章多,两路部队目前已形成对外对内正面。敌七旅已被我团团围住。”

“好,命令两路部队,迅速抢占有利地形,对外正面,要坚决阻击敌人的增援和反扑,切断敌人的退路。对内正面的部队,要果断对敌发起攻击,要采取勇猛穿插,大胆突破的动作,将扯冬、吉普等地区的敌人分割全歼,不使一人漏网。”

“是,”作战处长笔记本上记了几条要点,然后接着报告:“157团一营配合白採、择绕桥等正面部队,在侧翼用密集火力支援了主攻部队后,并打通了我经沙则西岔路口渡过克节朗河西进的道路。”

“很好,命令他们就地坚守,保障我战役予备队过河。”

“是,另153团和昌都分区独立营已向呷林、允之方向实施佯动,并已逼近‘麦线’。目前正抢修工事,与印军对峙。上述两地之敌已成惊弓之鸟,不敢轻举妄动。”

“沈团长他们有消息吗?”

“两小时前来过一份电报。他们从枪等西侧渡过克节朗河后,进入原始森林。报文说林密坡陡路滑,一小时仅能前进200米。”

张国华原先晴朗的面容顿时阴暗下来。

“命令他们,不惜代价,克服一切困难,明天拂晓四时前一定要进至章多,然后不必报告可直接向章多之敌发起攻击,尽快消灭印军空投场和炮兵阵地。”

“是,我立即给沈团长发报。”

当前指的电台频频呼叫的时候,沈团长带领的穿插部队还在原始森林里扑腾。

这是一片亚热带原始雨林,由于受恒河南季风的影响,加上喜玛拉雅山巨大的屏障,挡住了西北的寒流,这片雨林生长得异常繁茂,树冠相接,严似穹窿,各种藤蔓密如珠网。最令人头痛的是一片片荆棘林,一人多高,枝桠上全是一寸多长的尖刺,锋锐得赛过狼牙犬齿。

长驱直入的穿插部队到这儿停住了。

先锋连已经拼上了所有的力气,用柴刀砍,用树棍砸,用手榴弹炸。然而,荆棘林犹如一堵像皮墙,不仅有弹性,而且有韧劲。

沈团长的嗓子已经喊哑了,嘶嘶啦啦地吐不出一个整音,紧贴胸口“哒哒”响动的怀表像一把刀子在一下下切割他的肠胃。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原始雨林,也从没打过这样的仗,浑身憋足得火劲涨得要炸破血管,偏偏这力气没处使。

刚才接到前指命令,明天佛晓务必对章多之敌发起攻击,可照这佯的速度,后天也未必到达章多。

他好象看到了张司令员铁青的脸,喷火的眼睛。

挨一顿臭骂倒没啥,他知道张司令是有名的铁嘴豆腐心。

贻误战机,军法从事。只要能打胜仗,不让敌人逃跑,我沈大个被枪毙也心甘情愿。

此刻,他好象看到了我左右两翼大军正发起攻击,败退的敌人涌向章多,而后乘飞机跑得一个不剩。

如果不按时到达章多,我沈大个不但臭名远扬,还将是一个千古罪人。

猛然,他拨开身边的两个参谋,走到开路的最前端。

尖刀连的战士们一个个让人看着心疼,脸上、胳膊上全是横七竖八的血口子,两只手血肉模糊,打起的血泡磨破了,有的手掌皮整块整块的被揭掉,有十几个战士还在奋力地砍,拚命地砸。

怜悯部队就打不了胜仗,心肠软的永远当不了将军。

沈团长脱下军衣,嘶哑着嗓子,不成音地喊:“学我的样子,铺一条路,都闪开。”

沈团长将军衣往头上一包,走到荆棘林边猛然往上一跃,然后横着身体扑压下去。

密墙般的刺棵于被沈团长宽厚的身板压下一大片。

战士们都-呆住了,泪水涮地流了出来。

“呆看啥,踩着我过。”团长匍在刺棵上喊。

连长先跑了两步,跃过团长的身躯,铺压下去。

“我来!……”

“我来!”

……

战士们疯狂地喊。一个个往前排。

五个、十个、二十个、二十七个……

二十七名中国官兵的身躯,在一片荆棘林中铺展出一条狭窄的通路。

整个团队,踏着他们的身躯走过去了。

二十七名官兵承受的苦痛,常人是难以想象的。

峰利的尖刺扎透了棉衣,插进了皮肉。

战士们一个个走过去,随着承受重量的起伏变化,尖刺一下下挪换着地方,血水从一个个细孔里渗透出来。

从上面走过的战士,似乎感得到脚下战友的体温,感得到战友的呼吸、脉跳。

这是一条血肉铺成的通向胜利的路。

不知何时,正在行进的部队下了一条口令。

“往后传,铺路的头一个是团长。”

“……头一个是团长。”

“……头一个是团长。”

大部队通过后,担任首批铺路的二十七名官兵,有四人再没有站立起来。

令沈团长愧悔不已的是,由于军情紧急,这四名战士的尸体当时未来得及处理。战争结束后再也没有找到。

右翼主攻部队一路拼杀,撕开了敌人的防线。左翼助攻部队与右翼紧密配合,向沙则、仲昆桥、克宁乃桥的印军发起猛攻。

沙则位于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北,是克节朗地区入侵印军的核心阵地。它西经克宁乃桥,可通扯冬、章多等据点,南经仲昆桥,直通吉米塘的入侵印军机关。攻占沙则可直接威胁克节朗地区的印军指挥机关,因此,印军在这里早就构筑了堑壕和百余个明暗地堡。

最先冲杀到沙则的9连被印军严密的炮火阻住了去路。

沙则的暗堡群不拔掉,后面的大部队冲上来,必将遭受巨大的伤亡。

2班副班长张映鑫接受了首轮爆破任务。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地形。发现地堡群前面有三个暗堡,像触角一样控制着进攻通道,同时又用火力显示的方法为后面的地堡指示打击的目标。

“必须首先除掉它。”

张映鑫率领第一爆破组借着地形掩护,从右侧爬了上去。前进到距地堡近十米的距离时,张映鑫猛然跃了进来,端着冲锋枪一阵猛射,子弹几乎全部从地堡射击孔里钻了进去。后面的战士紧跟着塞进去两颗手榴弹,第一个地堡报销了。

此刻,他们已被另两个地堡的敌人发现,这两个一上一下的地堡用火力严密封锁了山腰,子弹一串串“啾啾”地落在张映鑫头前,溅起的碎石泥土不断落到他后背上。

张映鑫一左一右握着两颗手榴弹,挂上弦,同时扔了出去,借着烟幕,猛扑向第二个碉堡。这一个碉堡又哑巴了。

还剩下最后一个。张映鑫就势一滚,正落在第三座碉堡跟前。

他拉着手榴弹,从射击孔里塞了进去。不想敌人把这颗手榴弹扔了出来,在他身后爆炸了。

张映鑫猛觉胸口一震,一口热血从嘴里喷了出来。一块弹片切进了他的后背。

九连连长以为三个地堡都被清除了,率领战友们嘶喊着冲了上来。

眼前的地堡突然吼叫起来,从射孔里喷出一串串火舌。烟雾散开,张映鑫看到五、六个战友倒了下去。

头上,印军的暗堡虽然泥土剥落,木桩外露,像头被打伤的野兽,仍然“嗷嗷”嘶鸣着进行着垂死挣扎。

张映鑫一摸腰际,只剩下最后一颗手榴弹了。

如果投进去,被敌人再扔出来怎么办?

张映鑫吃力的把冲锋枪斜背到身后,双臂拼命撑起身体,借着一块巨石为依托,拉开最后一颗手指弹,从射孔塞了进去,而后凝聚全身的力气,虎吼一声,奋力跃起,双手紧抠住地堡顶的梁木,稳住身体不下滑,用双腿将地堡的射孔堵了个严严实实。

地堡里的印军望着冒烟的手榴弹,急得“吱吱”乱叫,他们用刺刀捅,用枪管砸,用子弹扫,想打开一个空隙,将手榴弹再扔出来。

张映鑫腿被打断了,但皮肉还连着,依然封堵着射击孔。

前边的战友喊:“班长,快躲开,躲开……”

张映鑫牙关紧咬,目光灼灼,等待那一声巨晌。

“轰隆”一声,那颗手榴弹结结实实在地堡里开了花。

激越的冲锋号声响了,后面的大部队涨潮般涌了上来。

张映鑫安祥地合上了双眼。

他和朝鲜战场上的英雄黄继光是同乡,都是四川嘉陵县人。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http://new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蓝田男子发生意外脚趾受伤断裂 热心的哥闯红灯免费送医

2020-05-17 11:06阅读

促进政策落实 助力贫困学子

2020-05-14 16:04阅读

西安广播电视大学组织全体教职工收看《充分认识高校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网络直播讲座

2020-05-11 15:07阅读

《西安国际航空枢纽战略规划》发布 2035年将一次换乘通达全球

2020-05-10 00:27阅读

2020年西安市初中学业水平体育考试统一考试有关注意事项

2020-05-07 12:10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