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阅读

高鸿:奔波累时让灵魂回到故乡休息一下

2014-02-06 18:56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1985年的初夏,我离开了生我养我二十年的家。带着挣脱黄土地束缚的兴奋,一路狂奔,从富县到延安,再到深圳、北京、威海……最终,我把家安顿在西安这座城市。

最初的日子,因为频频回去,村子似没啥变化,也谈不上多么亲切。随着距离的延伸,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思念之情油然而生,至欲罢不能,魂牵梦绕。

我们的村子在塬上,从南到北,过了界子河——或从北到南,过了茶坊街,我就开始紧张起来。车子沿着盘旋的国道逶迤而上,终于上塬了,心便按捺不住“怦怦”地狂跳。坡上的洋槐树是我们上学时栽植的,如今已满山葱茏,白花花的洋槐花枝头招展,暗香浮动。路边的两行白杨树蹿上了天,浓荫扑面,感觉甚是好看。

车子停在村头,乡亲们或远或近都会打招呼:“茂才回来啦!”尚未到家门口,母亲已趿拉着鞋颤巍巍地跑了出来,热情地和村里人回应着,似乎是她出了一趟远门。“他嫂,咱茂才又长高了,也变胖了!”左邻的婶子啧啧称赞。“茂才变白了,越来越洋气了!”右舍的婶子笑嘻嘻地看着我。母亲收拢不住脸上的笑,边招呼她们坐下,边动手做饭。饭好了,我吃了两碗,母亲嫌少,说几个月不见,瘦了好多呢。我分辩说明明是胖了哩。母亲说哪里呀!就是瘦了。出门在外,一定要招呼好自己啊!

吃完饭,我跳下炕便跑到最爱的那片山坡上,我凝视着自己少年砍柴的地方,发现昔日的羊肠小道已经拓宽,能走拖拉机了。小河时断时续,不紧不慢地流着。夏日时分弯道的水潭里可以洗澡,汗流浃背的男人“扑里扑通”跳了进去,女人羞得远远躲了起来,提着袋子拾猪草;冬日河面上结了冰,白晃晃的,一群砍柴的娃娃把镢头放在屁股下面玩滑冰,草滩里的“鸡惊得“呱呱”叫着冒了起来,河面一下子沸腾了……

“回吧,这山沟“洼的,有啥好看的,每次回来都看不够。”母亲幽幽地说。“胡子爷身体还好吗?”我问。小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放羊,胡子爷会讲很多故事。“去世了。身子还能动的时候,常问你啥时回来哩。”母亲说。“你不在的这些年,村里的老人走了一茬呢。”母亲又说。是啊,老人们终究会渐渐离去的,连同母亲也会离去的。但我不能想象:如果母亲真的离去,父亲也离去了,我还会回来吗?

数年后,父亲去世了。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季,我匆匆地赶了回去,埋葬了我的父亲。三年后,母亲也离开了。母亲的这三年光阴应该是从死神手中硬拽过来的——因为她早就被几家医院判处“死刑”了。我们兄弟姐妹也早就准备好了她的后事。可是当母亲真的离去,才发现什么叫撕心裂肺,骨肉分离!

母亲去了,那种时时牵肠挂肚的纠结没有了,我想自己应该很少回去了。然而,魂牵梦绕地,我又一次次地回到了家乡,回到了童年放羊放牛割草砍柴的地方。空旷的山谷静谧寂悄,没有牛羊,也没有砍柴的少年。我闭上眼,让自己的思绪肆意地徜徉,跨越时空,回到童年的时光……

童年的时光多美啊!那里,是我灵魂安放的地方呀。(高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文学院签约作家。)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王小强:淘麦

    关中平原盛产小麦,家乡凤翔更不例外。淘麦,是儿时故乡常见的一种家务活。 儿时,母亲常拣晴朗的日子,坐在门口的大槐树下,一盆一盆地淘麦。母亲拿着笊篱柄,在一只大铁盆中,来回不停地搅动…[阅读]

    门前,那徘徊的身影

    车子在蜿蜒的山路上盘旋,绕过一个岔路口,驶进一条狭窄的山间小路。放眼山峦,绿意盎然。窗外的山风从耳际掠过,夹杂着泥土的气息,那种柔软与芬芳的亲切是不容拒绝的。 闻着熟悉的味道,不一…[阅读]

    “春雪”的回顾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刚成立不久的宝鸡秦岭中国画学会在市工人文化宫举办了一个业余中国画学习班,这个学习班是我们春雪画会诞生的最初机缘。 那是一个百废待兴的年代,出生于五六十年代的人多已…[阅读]

    春雪之约

    春雪中国画学会诞生的机缘,始于三十年前—那个渴求知识的年代。我们十人一同拜师从艺,结社励志,怀揣着梦想和理念,活跃于西秦画坛。 也许是共识吧,大家都感于北方春雪的诗意和高洁,也希冀…[阅读]

    难忘那年中秋

    5岁那年,妈妈为我生下了弟弟,看着爸爸妈妈对他无限的疼爱、呵护,我常常觉得自己像邻居家门前那棵孤独的白杨。 眼看着过中秋了,邻居的小孩都有父母给买的新文具的、月饼(点心),我却只能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