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频道 > 正文阅读

《热土》的命运与未来 ——读范宗科长篇小说《热土》有感

2019-11-29 06:21  西北信息报  字号:T|T

■狄江平

在历史长河中,个人命运难以脱离时代背景,脱离生存环境。宝鸡著名作家范宗科新著的长篇小说《热土》在城乡结合部“雍城”这个典型环境中塑造了一个“张树子”的典型人物,并围绕其在医药公司经理位置上内退后,应侄女婿苏世魁之邀担任雍城宏远汽配公司总经理期间,在管理理念、思想意识、精神需求、信仰追求等方面碰撞而发生的故事,拉开了雍城大地这块“热土”上命运抗争与社会变革的序幕。

兼有文人艺术气质与企业管理理念的张树子生在乡村,长在城市,在市场大潮中打拼,始终秉承礼仪中庸的君子之道,保持着文人墨客的风骨清高。他善待惜缘,无论对亲戚、对同事、对乡亲,还是对客户都坦诚相待,没有多少心机,也不费多少心机,或许压根不屑于心机,也正是因此,在国营医药公司的“内斗”中败下阵来。觉得侄女婿苏世魁三十多人的小企业是自己重振旗鼓,再次证明自己的机会。来到雍城,走马上任之后,却发现事情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企业漏洞百出、困难重重,除了生产管理、质量安全、人员素质、流动资金之外,最大的问题还是和侄女婿苏世魁的思维观念差异。

作者聪明之处是没有站在哪一方对对方做是非评判,只是随着业务开展,真实再现事情的进展过程和因果关系,以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就如黑娃修佛,虎子预言一样,天底下没有容易的事,也没有简单的人。张树子兢兢业业,呕心沥血,虽说多少有指点江山之嫌,但总体既没有失责,也没有越位,甚至越到最后,越发现看似外表光鲜、熟稔“黑白两道”的民营企业家苏世魁,其很多无奈与痛苦,焦虑与压力是常人难以理解、无法承受的,其积极进取、开拓创新的精神和勇气是值得推崇与尊敬的。

为了企业发展,苏世魁不得不接利润空间不大却环境污染很大的活;明知道酸洗和喷漆对职工健康有害却不得不为之;在面临职工安全事故,“行车”维修时,明知道会“出人命”却表现出冷酷无情;在对政府检查人员毕恭毕敬,邀请到组织部长请吃请喝,变相行贿把事情搞定后,忘不了愤慨地说“他算个球!”;为了释放压力,寻求刺激,背叛与自己共同创业,同舟共济的结发妻子与她人偷情厮混;为了公司正常运营,抵押住房厂房,甚至不得不多次借高利贷等等。随着一个个故事情节生动呈现,一个频频变脸,有点“草莽英雄”气概的民营企业家跃然纸上。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对民营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芝麻大的官员就可以让你倾家荡产,这绝不是耸人听闻,因为政策缺乏连贯性,环保“一刀切”,执行人员“生冷硬倔”而倾家荡产者不在少数。贡献50%税收,60%GDP,解决70%农村转移劳动力,提供80%就业岗位的民营企业,正面临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经营环境不断恶化局面是不争的事实,身在其中的“苏世魁”们深有体会。

带有理想主义情怀的张树子在整体经济下滑的大环境下,在各种矛盾利益复杂交织的当下世态中,看似是和苏世魁的思维定势冲突,实质是理想与现实的冲突;是城乡“二元化”的冲突;是市场经济面临计划经济和政府时紧时松监管的冲突;是国有垄断行业独吃大头和民营企业吃糠咽菜的冲突;这些都是短期内无解的冲突,也是张树子难以摆脱苦恼的深层原因,值得我们深刻反思。

作家都有自己的故乡,这故乡不单是生养的家乡,更是心灵净土,精神家园,就像鲁迅的“鲁镇”,沈存文的“湘西”,萧红的“呼兰河”,莫言的“高密”,阎连科的“瑶沟”,贾平凹的“商州”一样,范宗科对他的“雍城”同样倾洒了浓重的笔墨,倾注了深厚的感情。

在“雍城”这块土地上,作者经历过饥饿、恐慌,失望、绝望,虽最终考上商业学校而跳出农门,却一直惦记着故乡,关心着家乡土生土长的农民,也就是这种赤子之心,促成作者记录这个时代农民兄弟艰苦奋斗,试图改变命运的不懈努力。

艺术所以成为艺术,就在于其反映现实,又超越现实,既仰望理想天空的绚丽云霓,又俯视现实人生的方方面面。《热土》以包容的心态,冷静的思考和多维视角诠释着“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在这部戏里,有人强势,有人弱小;有人富足,有人贫穷;有人高贵,有人卑微;有人诸事圆满,有人一生坎坷;有人色厉内荏,有人绵里藏针;有人衣食无忧,饭来张口;有人疲于奔命,一生操劳。都是戏中角色,都在尽情表演。

如果追求刺激意味着危机与风险,回避矛盾就是自我和解与自我保护,作者笔下几段有始无终的爱情或婚外情,以及最终安排张树子和陶梅在良木缘咖啡茶语团聚作为结尾,就是保守与和解的很好证明。在作品中,相对于张树子无论是与妻子、女儿反目的刘若诗,还是公司发展顺利,儿女都在海外的李长河的男人铁三角,先后出场的几个女人命运虽各自不同,但大致相同,均没有多少亮点。

人常说“享啥福就要受啥罪,”这些女人看似光鲜亮丽的背后隐藏着不可言喻的忍耐付出,她们的心酸往往难以言表,无法释怀。从这个角度看,无论苏世魁妻子“忍辱负重”,“把钱看住”以守为攻的无奈之举,还是情人吴晓玉以死相逼,自欺欺人的逢场作戏,甚至张树子那个可能产生艳遇的医药代表,不是悲剧收场,就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没有多少新意。

文学批评要在探讨剖析的基础上解读和追问,各抒己见,大胆直言。感觉作品在结构变化上多少显得啰嗦生硬而精巧灵动不足;在情节处理上跌宕起伏、精彩纷呈的激烈冲突场面有所欠缺;在爱情及性爱写作上,不像作者写土地、写村庄;写工厂、写工友;写道德秩序、写乡村伦理;写风土人情、写民俗文化来得得心应手,稍显粗俗琐碎。

金无足赤,瑕不掩瑜。无论如何,《热土》是作者记录生活,表达理想,宣导心志的极具现实主义又有理想主义倾向的用心之作。和阎连科《瑶沟》系列直接以“连科”为主人公开门见山不同,范宗科选择了“张树子”这一人物形象,但此“张树子”无疑有作者影子,作者思想,作者的真情实感,以及作者对一些现实问题的无奈、无解。这些放眼世界,感悟人生,追求自由,正视现实的思想观点以及对社会变革、人性弱点的深度思考,无论对时代进步,对企业发展;对人文关怀,对个体生存,都大有裨益,这是《热土》实至名归的价值所在,也是作者留给我们不断反思进取的精神财富。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西咸新区能源金贸区园办召开今冬明春安全生产和消防安全工作会议

    2019-11-28 10:29阅读

    康军调研西咸新区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项目

    2019-11-28 06:04阅读

    24项措施推进汾渭平原大气污染综合治理

    2019-11-27 08:45阅读

    西安:11类疾病可预约免费筛查

    2019-11-26 08:41阅读

    西咸新区安排部署全国安全生产电视电话会议贯彻落实工作

    2019-11-22 18:13阅读

    空港新城举办“空港思享汇”专题培训

    2019-11-22 10:31阅读

    陕西今年共破获食品、药品、环境领域犯罪案件956起

    2019-11-21 08:45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