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频道 > 正文阅读

光阴的档案与灵魂的呼吸 ——同亚莉诗集《时光的声音》读后有感

2020-09-25 00:16  西北信息报  字号:T|T

■柏相

真正的文学,从来都只是光阴的档案,或者灵魂的呼吸。光阴有两种,一种是大我的光阴,与集体记忆或世事幻变有关;一种是小我的光阴,与个人遭际或个体持守有关。灵魂的呼吸也有两种,一种是浣洗式的,用以纯净小我;另一种是辨识、指认或预言式的,用以叫醒大我或者留作群族式的精神备份,以待未来的人文重启。

其实文学也可以分作两种,一种是给别人看的,用以生前发表,迎拥众人或宣示从各种普遍性的灵魂样式之中的侧身而出;一种是给自己看的,用以丰腴光阴,疏通心绪,坚定自我或者谶示最体己的亲友。

作为宝鸡市职工文联的副主席,同亚莉不仅写散文,也写诗歌。且不说她的散文,单就她的诗歌创作而言,其最大的特点,就是从不以发表或者获奖为其终极目的,从不以在职工诗坛树准标高为其创作诗维,而仅仅只是个人的光阴档案、灵魂呼吸或者精神秘史。

同亚莉的这部个人文集《时光的声音》中所收录的这60首诗歌(其中现代诗58首,古风2首),以现代新诗为诗维主体,为我们较为全方位地勾勒了一位知性女性在面对过往物事、时代变换、物质倾轧、观念冲突与良心选择时的精神侧影。

她的这些诗歌听命列队,仅仅只是给自己看的。

每一个人说到底其实都是活给自己看的,没人注目,也要怒放,也要芬芳。生活就像一架旧钢琴:白键是快乐,黑键是悲伤。但是,要记住,只有黑白键的合奏才能弹出美妙的音乐。我希望真诚不再受到讥讽情思不再被别人欺骗感情的国度里挚情一片,一片我希望友谊有误解就有谅解有酸就该有甜在度过阴郁的日子后阳光灿烂,愉快无限

——同亚莉《希望》

跟这首《希望》一诗的最后两节一样,同亚莉的这60首诗歌当中,有许多都是自己对自己的一种坚定,自己对自己的一种鼓励,自己对自己的一种期许,自己对自己的一种宽慰。比如在《我的宣言》的那首小诗之中,她还有如此震撼人心的两节:我是海的浪花常常在波谷浪尖欢唱虽似昙花一现却不随波逐流我是山间流过的小溪虽不高深莫测可永远清亮见底将最单纯的心底奉献

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这样的诗句太简单了,简单到一种稚嫩甚至滑稽。这其实是当下诗界一种最大的无知和偏见。与欧洲大科学家并驾齐驱的美国化学家黑尔先生曾说:“最伟大的真理最简单;同样,最简单的人也最伟大。”英国十九世纪的著名诗人丁尼生也曾说:“最伟大的人仅仅因为简单才显得崇高。”其实,殊不知,最伟大的诗,其实也是如此。正如中国古语所言:“大道至简。”

她的这些诗歌挽手蹁跹,其实也只是给体己的亲友看的。

《西北有高楼》是产生于汉代的一首文人五言诗,是《古诗十九首》之一。其中有这么两句:“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古印度也曾有这样的谚语:“世界上一切其他都是假的,空的,唯有亲情才是真的,永恒的,不灭的。”同亚莉的很多诗歌,与同时代其他的诗人最大的不同是,她从不独对虚无发声,她从不独对陌生场域吐珠,她从不营造那些玄秘荒诞的情境,她的诗歌似乎都有一个隐性的倾听者,那就是亲人和她内心能悦纳的朋友。

《告诉我你不再忧愁》《离别》《一条逝去的生命》《夜宿岐山》《你爽朗的笑容背后》《曾经的宝贝》等多首诗歌,都是以自己的亲人或朋友为其灵魂独处时倾诉的对象,把自己对历史、社会、生命、伦理、哲思等多维情感美学的深层肌理,抒写得淋漓尽致,令人惊叹亦令人唏嘘。

她的这些诗歌遨游天际,更多的只是自己对自己过往的一种精神性的梳理。

从《写给你的毕业赠言》《赠友人》,到《写给自己的诗行》《遇见自己》,再到《远方》《是谁的错》《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从《麦李之冬》《秋风》,到《雨雾》《星夜》,再到《问秋》《岁末盘点》和《不问西东》,同亚莉的诗歌一直都流溢着一种“天问”的气质。她的这种“天问”的气质,不同于屈原。屈原的天问,从天地离分、阴阳变化、日月星辰等自然现象,一直问到神话传说乃至圣贤凶硕和战乱兴衰等历史故事,表达的是他对当朝者的不满、嘲讽与痛惜;而同亚莉诗歌中所泛溢的这种“天问”,从求学、入职、人情变换等生命经历,一直问到亲情、爱情、友情等情感幽微之事乃至物事、天道和灵魂沧桑等人伦精神至理,渗溢着是她对自己岁月过往与人文经历的一种精神性的阶段性梳理。

无论是作为作家还是作为读者,亦或是作为文学关注或文学研究者中的一员,我们必须意识到,当下整个世界包括文化在内的诸多场域的格局,已经悄然改变。人们在享受着越来越多的全球化科技的红利和全球化多元文化交融的红利的同时,新的困惑、新的撕裂、新的疑虑和新的危机,也正在前所未有地挑战着我们原有的人性认知、道德规制、价值标准和精神灵魂体系。

作为文学的先声的诗歌自有其无法漠视或推卸的时代使命。无论你怎么建构、破袭或抒写,无论你怎么继承、吸纳或创新,无论你是写给别人或未来看,还是写给自己和亲友看,打动人心或真情流露应该是第一要务。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同亚莉的个人文集《时光的声音》中所辑录的这些诗歌,包括她创作的这些诗歌当中所呈示给我们的震颤、悸动或神悟,必当给当下充满撕裂、荒诞、玄秘和各种矫揉造作的现代汉语新诗诗坛,一些有益当头棒喝式的启示。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鄠邑区以“四个一”为载体扎实开展学生资助政策宣传活动

    2020-09-24 12:08阅读

    陕西省学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2020年第3号预警

    2020-09-23 11:14阅读

    以近民之心行简政之道 ——汉中市生态环境局南郑分局服务重点项目建设

    2020-09-22 08:33阅读

    发挥组织优势、发动群众力量,经开区工会系统力促消费扶贫

    2020-09-18 20:11阅读

    助力十四运 绽放西安城市之美

    2020-09-17 16:11阅读

    多家科技型企业落户 航空基地·优客工场孵化成果显现

    2020-09-15 20:03阅读

    今年西安将新增和提升绿化面积超千万平方米

    2020-09-14 08:41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