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阅读

王小强:捋榆钱

2014-04-10 01:42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俗话说:二月清明老了榆,三月清明榆不老。清明时节,家乡的榆钱树上,挤满了肥肥嫩嫩的榆钱儿,浅绿淡淡,像一群胖乎乎的小男孩挤在树梢,你挨着我,我挨着你,紧紧地搂在一起,一簇簇、一枝枝,繁繁茂茂。整个村庄弥漫着榆钱的清香。

小时候,榆钱在乡亲们眼中地位非同一般。榆钱串上树梢的时候,孩子们就唱道:“榆钱鲜,榆钱香;榆钱嫩,榆钱胖,就像娘的亲蛋蛋。”那时,农村生活拮据,物质贫乏,在春天,最先让孩子们馋嘴的果实就是肥肥嫩嫩的榆钱儿。

榆钱鲜嫩碧翠的时节,母亲就拿一根长竹竿,绑上铁勾,去为我们兄弟勾榆钱。她从来不勾那些细嫩的小枝,总是在那些榆钱肥肥嫩嫩、茂密繁盛的老枝、粗枝间勾。她说,嫩枝正长着,像个小娃儿,一勾就把她扭疼了。这时,我就把母亲勾落掉在地上的榆钱一枝一枝捡起,掬拢在一旁的芦苇席上。不一会,席子上重重叠叠堆满了榆钱儿,像小山一样高。那清香,嗅着就让人心醉了。我急忙拿起一枝,顺手一捋,肥肥嫩嫩的榆钱儿扑簌簌落进嘴里。嚼一口,口齿留香,爽滑沁肺。

榆钱吃法很多,最常见的是捋下淘净控干水,散上白糖生吃。一口下去,滑润喷香,味美无穷。有时,母亲也拌上金黄的玉米面,搅和均匀,上笼给我们蒸榆钱麦饭吃。三、五分钟,院子里漫飘的全是榆钱的清香,幽幽漫漫。随后,母亲给每人挖上一碗,或坐或站,狼吞虎咽,风卷残云,有声有香,赛过神仙。

吃着又甜又嫩的榆钱,我纳闷,榆钱树怎么先结榆钱后生叶呢?母亲说,春天是自然万物的大舞台,百花盛开,万紫千红。榆钱树不想争先、出风头,就悄悄地结出了肥肥嫩嫩的榆钱来。它全是为了给你们这些小馋猫解馋呢。

长大后,知道榆钱是榆树的种子,因其圆薄状如古时铜钱,取谐音,寓“余钱”,乃得名。唯其清香,生机茂盛,颜色淡绿,惹人爱怜。古往今来,百姓爱它。为榆钱清香,为追求梦想,千百年来,平民百姓爱在庄前村后、庭院后边栽植榆钱树。生活的重担从来不曾压弯平民百姓的腰。他们总能以农民特有的幽默,挺过去。唐代诗人岑参诗云:“道旁榆荚仍似钱,摘来沽酒君肯否?”

母亲常说,榆钱铜钱,都沾钱字。铜钱沾钱臭,榆钱清香远。那时年幼,我不甚明白母亲的话。吃榆钱就吃榆钱罢,哪来那么多的学问。母亲仅念过二年高小,说话咋像作诗一样。人到中年,我才恍然大悟。童年时,我的榆钱,胖乎乎的,清香幽淡,爽滑鲜嫩,清甜诱人。而母亲,是把榆钱当作她抓养的胖小子,看到的是榆钱浑身勃发的生机和希望,当珍宝弥久珍惜。母亲去世的那年春天,我家后院的榆钱树结得特别繁,特别清香。可我永远没有母亲了,再也吃不上她亲手蒸的榆钱麦饭了。那时正是1992年正月,我在外地上学,二哥还没成家,我家和乡亲们一样清贫。而今,乡亲们仍很喜爱榆钱,捋榆钱吃,但早没有“余钱”一说了。他们爱榆钱的清香和清趣,吃的是榆钱鲜嫩的生机,不忘清苦的日子。

桃红柳绿清明至,又是一年榆钱肥。望着肥肥嫩嫩的榆钱串上梢,耳畔不禁响起了久违的歌声:“东家妞,西家娃,采回了榆钱过家家。一串串,一把把,童年时我也采过它……”

走,捋榆钱去!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王小强:丢瓦

    人天生就有游戏的本能。小时候,随手一块小瓦片,或一颗杏核,就能让小伙伴们玩的津津有味。丢瓦,就是小伙伴们在冬春季节喜欢玩的一种游戏。那丢来丢去的快乐,就像儿时嚼甘蔗,让人至今回味。…[阅读]

    袁碧刚书画作品两则

    绘画貌似简单,实非如此,这里面的学问之大——-犹如大海,深不可测;犹如天空,没有边际。我作为青年教师,在此想说的是,年轻人学习绘画一定要树立起宏远的目标和志向,要传承祖国的文明、发…[阅读]

    高鸿:奔波累时让灵魂回到故乡休息一下

    1985年的初夏,我离开了生我养我二十年的家。带着挣脱黄土地束缚的兴奋,一路狂奔,从富县到延安,再到深圳、北京、威海……最终,我把家安顿在西安这座城市。 最初的日子,因为频频回去,村子…[阅读]

    王小强:淘麦

    关中平原盛产小麦,家乡凤翔更不例外。淘麦,是儿时故乡常见的一种家务活。 儿时,母亲常拣晴朗的日子,坐在门口的大槐树下,一盆一盆地淘麦。母亲拿着笊篱柄,在一只大铁盆中,来回不停地搅动…[阅读]

    门前,那徘徊的身影

    车子在蜿蜒的山路上盘旋,绕过一个岔路口,驶进一条狭窄的山间小路。放眼山峦,绿意盎然。窗外的山风从耳际掠过,夹杂着泥土的气息,那种柔软与芬芳的亲切是不容拒绝的。 闻着熟悉的味道,不一…[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