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阅读

马亚伟:味蕾记得回家路

2015-02-28 17:57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妹妹打来电话说:“姐,咱家杀年猪了!妈煮了一锅香喷喷的猪肉,让咱回去吃呢……”妹妹的话还没说完,我的口水早就在嘴巴里汹涌了。

每个人的味蕾都是有记忆的。我们的味蕾,清晰地记着“妈妈的味道”,也清晰地记着故乡的年味儿。

天下的母亲,做菜的手艺千差万别,留给我们味蕾的记忆却是一样的。每个人都根深蒂固地爱着母亲做菜的口味,那是世上绝无仅有的味道,只有一个人做得出来,那种味道也只有儿女才能准确地辨识出来。妈妈的味道,已经同妈妈的爱一样,深深地烙在记忆中。

味蕾记得回家路,牵引我们回到家乡的,除了心里热切的想念,还有味蕾上那难以淡去的味道。

记得我在外地上学时,每年都是腊月廿以后到家。我刚到家,母亲都会给我做一大碗热腾腾的面条。那碗面条,其实是母亲给我补的生日面。每年生日我不能回家过,但母亲总会在我到家的第一时间补上生日面。这碗生日面里,早已经有了年味儿,母亲用杀了年猪后煮肉的浓汤做卤,加上白菜,再打上一个荷包蛋,吃起来香极了。我知道,母亲是在我回来的前一天把猪肉煮出来的。猪肉在大铁锅里细火慢炖了一夜,肉汤浓稠而不腻,里面还有很多细碎的肉丝,连同面条一起吃,感觉味蕾受到了久违的恩宠,香得难以形容。我挑起面条,大吃一口,对母亲说:“妈,还是我喜欢的味儿,这面条,长长的,细细的,只有你才能擀出来!”母亲笑眯眯地说:“多吃点,这是长寿面呢!”

我的年味儿,从一碗长寿面拉开了序幕。自此以后,几乎每天都要享受舌尖上的盛宴,这样一直把年过完。母亲总说一句话:“再穷不能穷年!”所以,尽管平时家里很节俭,但我们的年总是丰盛而隆重的。我想这是父母在给一家人一种美好的安慰和祈愿,年是犒赏一家人的时候,新年过得丰美,来年的日子也会丰美。

接下来的日子,母亲开始忙着蒸年糕、蒸馒头、磨豆腐、灌香肠,家里每天都要上演“美食大制作”。那几天,一向简朴的农家厨房里,开始了“鸿篇巨制”,极为隆重。母亲不停地忙碌着,我帮着打下手,还会在美食出锅后尝到第一口鲜味。我最喜欢刚刚做出的豆腐,那个细嫩柔滑啊,热热地吃一口,豆香四溢,回味悠长。我的味蕾清晰地记得,除了家里的豆腐有那种特有的香味,我在外面从来没尝到过那么好吃的豆腐。

北方人过年必须吃饺子,母亲会准备很多肉馅。那时包饺子的菜多是大白菜,不过母亲总会来些“小创意”,在白菜猪肉馅里放上点胡萝卜或者蒜黄、韭菜之类的,吃起来别有风味。有时母亲用白萝卜做饺子馅,味道也很好。母亲还喜欢给饺子捏出花边,看上去很漂亮。

多年里,母亲每年都会这样过年。我们姐妹出嫁后,每年都会回到娘家,在父母身边多住几天。味蕾记得回家路,又要尝到“妈妈的味道”了,心中升起暖意来……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柴智省:母亲的小锄头

    母亲的小锄头,可不同于一般的锄头,其特点有二:一是小而精。先说其小,小到什么程度——仅有手把掌那么大。精到啥样子,母亲量体裁衣专门让铁匠按自己特殊要求打出来的,薄而轻、钢火好,用起…[阅读]

    张宏:师恩难忘

    在我的生命里,有几位恩重贵人,终生不敢忘怀。温老师就是其中一位。 温老师原名申武,笔名温泉,城西黑龙口镇胡村人,自打我们认识到他退休,一直从事广播电视新闻采编和通讯员培养工作。因爱…[阅读]

    刘春荣:腊月天赶集

    蓝天,白云,红日。 一场大雪过后,四周高高低低的山顶都戴上了白白的雪帽,那行将就木的太阳有气无力地照射着积雪厚厚的山顶,散发出刺眼的寒光,那横躺在屋顶、地上的白白积雪,还是招架不住…[阅读]

    曾德强:久违的汉王

    十几年不见的汉王,简直认不得了。 我所说的汉王当然不是刘邦,而是一个历史名镇。不过这个名镇与刘邦有关。相传西汉刘邦东征伐楚,在此地建土城驻扎军营,汉王设镇因此而得名。刘邦建都长安后…[阅读]

    胡才东:故乡是一缕炊烟

    故乡是一缕炊烟。小时候,屋顶袅袅升起的炊烟幻化成一顿丰盛的美餐,填充了那段饥苦的岁月;长大了,如诗如梦的炊烟定格在记忆的河床,宛若一条长长的飘带,一头系着游子,一头系着故乡。 我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