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阅读

罗锋莉:有时候思念是一碗浆水面

2015-08-10 15:33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说起浆水面,在关中地区可谓是家喻户晓,几乎家家都会做,并且各有各的风味,我最馋的是老爸做的浆水面。

每年小满时节,老爸就会搬出家里的老瓷坛子,里里外外刷洗干净,准备沤浆水。清早,他从菜市场买回新鲜的小芹菜,细细嫩嫩能掐出水那种。淘洗后晾干,然后再烧一锅开水把芹菜略微焯一焯,捞出后沥干水分,再浸入盛有面汤的坛中,滴几滴醋,封好坛口,大概三五天的工夫,厨房里就飘出浆水的酸香,这时打开封口用不沾油的筷子搅一搅,浆水奇异的香味就会直扑过来,让人满口生津。

浆水沤制好后,就可以做浆水面了。首先是炝锅做汤,老爸炝汤不加任何调味粉,凉锅倒油,待油温五分热时,将火调小,搁入适量的盐,把备好的花椒顺着锅沿滑入油中,慢慢煸出麻香,再放入辣椒段和蒜片,翻炒两下,微微炸出辣香和蒜香,这时加入沤好的浆水,只听“刺啦”一声,锅里便升起腾腾的热气,裹着喷鼻的酸香,溢满了整个厨房还不罢休,一直绵延到院子里,弥散在空气中。

等到浆水在锅里煮沸,盛到盆里晾凉待用,便可下锅煮面了。老爸得闲的时候,会给我们做口感筋道的手擀面,但并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买现成的机器面。买面也有讲究,不能买毛细,容易煮烂,也不能要大宽,不入味,韭叶的宽窄薄厚刚刚好。煮面时锅里加两滴香油,煮出的面不沾黏。锅开两次后,关火捞面,浸入凉开水里过一下,再盛到碗里,经过热胀冷缩的面不但爽口而且有弹性。

一切就绪,面碗里浇上晾凉的浆水汤,酸爽淋漓,吃起来有滋有味。如果捞把浆水菜切成小段洒在汤里提味,再炒一盘六成熟的韭菜漂在汤上增色,就是名副其实的色香味俱全。

不信你瞧,浮在汤上面最显眼的辣椒段,滚过油锅之后红得庄重又不失油亮,俨然一家之主,彰显出成熟的魅力。辣椒周围青翠翠的韭菜,入目清新,仿佛家中的女主人,不急不躁,维持着生活的恬静。几瓣色泽微黄的蒜片隐约碗中,犹如历经生活煎熬的老者,揣着满腹光阴的故事,静静地等着食客去分享品味。汤中还有几粒散落的花椒,东一颗西一颗,好像不谙世事的孩子,自顾自地玩乐,一点儿也不为自己的命运担忧。

这碗浆水面,单是看上一眼就叫你垂涎三尺,若是尝上一口,更令人欲罢不能,要是一大碗下肚,再喝上两口汤,从此便念念不忘,吃其他的浆水面都成了将就。

眼下入了三伏,天气一天比一天热,胃口却越来越差,大鱼大肉丝毫兴趣都没有,唯有对浆水面的思念,一天天在心里发酵,愈来愈烈。我多想吃一碗老爸做的浆水面呀,却再也吃不到了。

我思念浆水面,更思念那做面的人。因为,每一种难忘的味道背后,都有一个舍不得忘记的人。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陕西传媒网-三秦都市报
    全站热点
    马亚伟:味蕾记得回家路

    妹妹打来电话说:“姐,咱家杀年猪了!妈煮了一锅香喷喷的猪肉,让咱回去吃呢……”妹妹的话还没说完,我的口水早就在嘴巴里汹涌了。 每个人的味蕾都是有记忆的。我们的味蕾,清晰地记着“妈妈…[阅读]

    金功文:春到人间草木知

    立春。立,始建也。春气始而建立。2015年2月4日(农历二零一四年腊月十六),漫川天气晴好,7摄氏度。有霜。微风。 太阳出山,我吊着相机,翻过漫川街对面的关梁子,去看春天。 霜化了,田埂湿…[阅读]

    姚元忠:新年的灯笼

    在咱们中国,过年不能没有灯笼。灯笼是新年的吉祥物,红红的大灯笼,红红的光亮,营造出祥和喜庆的氛围,预兆着新一年红红火火的好日子。 新年的灯笼,最重要的角色是门灯。门灯就是挂在家家户…[阅读]

    柴智省:母亲的小锄头

    母亲的小锄头,可不同于一般的锄头,其特点有二:一是小而精。先说其小,小到什么程度——仅有手把掌那么大。精到啥样子,母亲量体裁衣专门让铁匠按自己特殊要求打出来的,薄而轻、钢火好,用起…[阅读]

    张宏:师恩难忘

    在我的生命里,有几位恩重贵人,终生不敢忘怀。温老师就是其中一位。 温老师原名申武,笔名温泉,城西黑龙口镇胡村人,自打我们认识到他退休,一直从事广播电视新闻采编和通讯员培养工作。因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