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西安风情 > 文学艺术 >

杨伟:喜庆婶

2012-01-04 17:14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许多年过去了,我时常会想起喜庆婶,想起她给我的那几粒糖。

那年我八岁,村里的光棍汉老陈秃娶了个外地媳妇。听我妈说,这媳妇是老陈秃花了几千块钱从外省的山里买回来的。一天晚上,我从同学家里回来,一蹦一跳走到村口,看见那个外地媳妇鬼鬼祟祟地从路边的树荫里钻了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包。她一脸慌张,迎面撞到了我身上。

我“哎哟”一声尖叫,那外地媳妇也吓了一跳。她忙从兜里掏出几粒糖,递给我,讨好地说:“娃子呀,千万莫对别人说看到我了。要是你答应,这几粒糖就给你!”

我答应了,接过了那几粒糖。外地媳妇舒一口气,往北边的小道跑去。我吃着糖往村里走,很快便看到老陈秃气急败坏地领着几个小伙子赶了过来。

老陈秃看我在吃糖,恶狠狠地问:“见到我媳妇了吗,娃子?”我摇摇头,不说话。毕竟我答应了那外地媳妇要保守秘密的。

老陈秃跺跺脚,威胁我:“娃子呀,我还欠你爸一千块钱哩。这媳妇可是我花钱买来的,要是你不告诉我她去了哪里,找不到媳妇,我就不还你家钱了!”

我急了,一千块钱在当时可是大数目啊!我马上带着老陈秃他们往北边的小路追去。终于,那个外地媳妇眼看就要跑到镇上时被一大帮人抓了回来。

后来,那个外地媳妇有了孩子,便不再跑了。我们称呼她为喜庆婶。据母亲说,这名字是老陈秃专门请人重新起的,庄稼人穷怕苦怕了,现在有了孩子,想图个喜庆。然而喜庆婶看上去却并不喜庆,因为她后来一直未能给老陈秃生下一个带把的儿子,为此老陈秃耿耿于怀,三天两头打她骂她,而她的娘家还在很远的大山里,是一个更穷更苦的地方。喜庆婶个子不高,然而面容很清秀,一年四季穿一身蓝布衣服,不太和人说话,只顾埋头干活,偶尔在巷道里走,也是顺着墙根,像一团潮湿的影子。

再后来,我外出读书,就很少回老家。一年寒假,无意中从母亲嘴里得知,喜庆婶死了。据说,她得的并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只是需要花五千多块钱,而老陈秃却认为把喜庆婶买来时才用了三千块,现在一下为她花那么多钱,不值。结果,喜庆婶就无声无息地死在了家里。

喜庆婶的荒坟就在村前路口,每次回乡经过,我都心存愧疚,想起她给我的那几粒糖。我常想,如果我当年信守诺言,保守秘密,逃脱出去的喜庆婶又会是一个怎样的人生?

(汉中)杨伟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王丽:看大戏

    2011-12-29 22:35阅读

    车事探访:小心非正规配件“坑”了你

    2011-12-23 15:15阅读

    千方百计谋发展 勤政为民办实事——访宝鸡市代市长上官吉庆

    2011-12-18 18:06阅读

    透视芙蓉文化 解读芙蓉姐姐背后的故事

    2011-12-11 16:11阅读

    西安成功拍卖25处户外广告牌,4660万元收益将全部用于城市建设

    2011-12-01 21:47阅读

    三百条建议提升西安文化底蕴

    2011-11-23 11:36阅读

    西安一周天气预报(2011年11月7日~2011年11月13日)

    2011-11-07 09:32阅读

    映象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