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西安风情 > 文学艺术 >

刘易:白糖窝头

2012-05-16 15:31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每次回到老家,年迈的母亲就像孩童般高兴,家长里短絮叨不停。说了半天,她一拍膝盖,埋怨自己:“哎哟,我真老糊涂了,光顾着说话,忘了做饭了。孩儿,你想吃啥,娘给你做去。”我说啥都行,老妈煮的水都是香的。

母亲笑了,瞧俺孩儿,越来越会哄人了。我说:“你忘了我小时候,有一次你蒸了一屉肉包子,我一气儿吃了8个,结果到后半夜上吐下泻,你背着我去打针输液了。”娘也笑了:“还说哩,你个下八脚(意思是贪吃),那回可把娘给吓毁了。”那年景,谁家能吃上一回肉,可要街坊邻居眼气(羡慕)死哩。母亲说着,下厨房去了。我知道她又在忙活着做白糖窝头了。

母亲知道我爱吃白糖窝头,每每有亲戚朋友来家,她都要给人家炫耀,俺老大在外面啥大鱼大肉没吃过,可他就喜欢我做的白糖窝头。以至于有两次,到亲戚家吃饭,人家整了一桌子美味,还要略带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没你喜欢吃的白糖窝头。”

我是从啥时候喜欢上白糖窝头的?这还得从小时候说起。那时候,父亲是村卫生所的赤脚医生,不用下地也能挣工分,母亲倒是每天跟着生产队下地干活。一年下来,社员分一回夏粮,一回秋粮,一回棉籽清油,还分几次萝卜、白菜、茄子、红薯之类的。

上世纪80年代末,大多数农村家庭仍然以玉米为主食,一天三顿棒子粥、黄窝头。同学们上晚自习,都要带些干粮,清一色的黄窝头,只是大小形状不同而已。晚自习,大伙儿就着微弱的煤油灯读书写字;下课时,从布袋里掏出窝头吃上两口。而我每次拿出干粮时,同学们总会露出羡慕的神情。接连带了几次白馍馍之后,我说啥也不带了。母亲问为啥?我说:“别人都带的是窝头,就我自己带馍馍,人家背后叫我小地主。”母亲说:“他们爱说啥说啥,咱一不偷,二不抢,一斤一两都是挣来的,吃得是咱自己的。”不管母亲咋说,反正我是不带馍馍上学了。

如今,每次回家,母亲总要蒸几个白糖窝头给我吃。细细品味着香甜的窝头,童年的点点滴滴浮现眼前。在我看来,母亲是在用甜甜的窝头,默默告诉我不要忘记亲情,忘记老家,忘记那些过去的岁月。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张恺璐:桔乡即景

    2012-05-13 22:42阅读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名额分配方案已通过

    2012-04-28 18:07阅读

    乾县灵源镇孝义村村口现两具尸体 半个月已经14具尸体

    2012-04-19 13:34阅读

    昨四车连撞二车追尾 六名司机司机文明私了

    2012-04-10 13:58阅读

    胡锦昊:艺术小插曲

    2012-03-15 14:37阅读

    孙清云:制定过硬措施 扎实推进文明城市创建工作

    2012-03-07 11:20阅读

    高陵县人力资源市场举办2012年“春风行动”现场招聘会

    2012-02-14 18:03阅读

    映象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