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三秦城事 > 文明轶事 >

2014感动陕西人物严平安:用良知拓展道义和诚信的内涵

2015-01-16 17:22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他忍受丧子之痛,用15年的艰辛还清儿子留下的债务。七旬老人以他做人的良知,拓展了道义和诚信的内涵,给我们震撼和感动。一诺千金,为人诚信,子债父还,“信”大于天!

严平安,男,1945年4月出生,陕西省宝鸡市眉县横渠镇严家庄村民。

陕西省宝鸡市眉县横渠镇严家庄年过古稀的严平安老人,天不亮给奶牛添草扫圈后,趁早赶到镇上买回一斤多肉,进门就喊娃他娘:“好不容易把债还清了,下碗臊子面,也犒劳犒劳你!”接着他哼起了多年没敢唱的秦腔。这是严平安老人历时13年,替过世的儿子还清了17万元巨额债务后最轻松的一刻,也是全家13年来最奢侈的一顿饭。

13年前,白发人送黑发人,严平安连死的心都有了。13年来,一个“债”字像泰山一样压在他头顶,像饿虎一样卧在他梦里。“‘债’字是啥?是一个人的责任!”现在替儿子还清了债,他多想直起腰身走村串户,可出了大力的腰腿不灵了;他多想吼几句秦腔,可唱词忘了大半;他多想请亲戚邻居到家里喝几口老酒,可缺子少孙的光景令他不敢看酒壶。尽管如此,为了庆祝这一天,严平安端起老碗吃了个底朝天,他要证明这13年,不,这一生,活人没有昧良心。

记者眼前的这位七旬老人,白发苍苍,旧衣破裤,双手布满老茧,咋看都不像能还起17万元债的人;再看他的宅院,门房倒塌一片荒凉,土墙老瓦青苔斑驳,屋墙缝隙招风透光;走进屋子,几只旧木箱,几床破棉被,没一样值钱货,越看越怀疑他有啥能耐13年还了这么一笔天文数字的债。

记者在严家一棵椿树下与严平安交谈起来,没说两句,老人红了眼圈:“这些年,比我之前活的大半辈子都熬煎!良心债还了,啥事都能搁下了!”2000年4月29日,这是个让严平安提起来至今心都在滴血的日子。此前,儿子东挪西凑,借下17万元买回一辆东风牌大货车,梦想着“车轮一转,一月上万”。可刚刚上路才8个月,他驾驶的大货车在广州就与另一辆刹车失灵的大货车迎头相撞,从此与家人阴阳两隔。

噩耗传来,严家没了顶梁柱。严平安夫妇年近花甲,小儿子日子过得不景气,女儿远嫁他乡,儿媳妇抱着不谙世事的孙子哭成了泪人。“天塌了,地陷了!”从没出过远门的严平安,强忍悲痛踏上了南下的火车去处理后事,好在广州交警部门认定对方负主要事故责任,要赔偿8.5万元,这让老严稍松了一口气。

可是,交警的裁定书并没有强制执行力。“责任二八开,我二他八!”严平安伸出指头比画:“咱占着理呢!可占理又能咋样?”赖账,讨账。随后的大半年时间里,老严五下广州,路费借了一箩筐,对方却百般推诿抵赖,最后干脆甩手不管。缠来磨去,最终只讨了4000元。

雪上加霜的是,此时儿媳带着年仅5岁的孙子悄悄离开了家,再也没有回来,从此,老严和老伴相依为命。雨天,冰锅冷灶;夜深,哭哭啼啼。乡亲们痛惜地说:“儿死了,孙逛了,想过日子没向了!”

哭干了眼泪,老严才思量起,车撞毁了,这17万元巨债三辈子都还不起。亲戚当面说:“别想还债了,你那老骨头能值几个钱!”乡亲捎来话:“人死债入土,老规矩,算了!”也有人悄悄嘀咕:“这债瞎了,官司打到阎王爷那里也白搭!”然而,谁也没想到,严平安却登门给债主撂下一句硬话:“娃娃的债,我扛下了,你们别怕!”很多人则压根不信:“吃根灯草,说得轻巧!17万元不是一百七一千七,要还,也要等到猴年马月!”村上人也替他算了一笔账:论家底,拆房卖梁才能折算几百元;论能耐,一样挣钱的技能都没有;靠土地,家里只有一亩九分地……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大半辈子没说过空话的老严,一时为了这句灵光人都不敢说的“争气话”慌了神。一位亲戚帮他出了个主意,养奶牛兴许能赚钱,并借给他6000元做本钱。怀揣着希望,他搭车到咸阳牛市上走了一圈,却发现一头壮年奶牛开价少说也得万把元。最终,他买回了一头牛犊,心里较着劲——“牛不就是吃草嘛,咱养得大!”

每天从阴暗的老屋走到明亮的后院牛棚,老严都会有刹那的眩晕,但他不能歇息片刻,更不能倒下。牛,现在是他的命根子,也是他的摇钱树,他要把牛当成儿孙养,当成印钞机管。他每天早上四五点就起床,夜深人静才爬上土炕;外出割草,回家剁草,半夜喂草,把牛圈打扫得像场院,把牛洗刷得像被面。他说“农民就是牛的命,人活着就要有点牛劲”。

别人说牛犊吃嫩草长得壮,他天不亮就拿起镰刀在田埂上“挑肥拣瘦”割青草,牛犊吃积食了,他和老伴彻夜蹲在牛圈轮流当起“按摩师”。一年后,牛犊毛色像缎子般光滑,慢慢产奶了,一天能产50斤奶,一斤奶一元钱,还债有盼头了。

老严没想到,这奶牛也会耍“牛脾气”。2004年一天晌午,打扫牛棚时,这头牛突然朝着他的腹部撞过来,人被摔出几米远,好在肋骨没骨折。老伴要送他去医院,他却怎么也舍不得花那钱。第二天天没亮,他吃下几片止痛药,又挣扎着拿起镰刀出了门。

眼瞅着养牛能赚下钱,2004年老严又借钱买回了3头牛犊。然而,老天爷似乎仍在考验他还债的恒心。刚刚一个月,一头牛犊突然口吐白沫。老严飞跑着请来兽医,可刚给挂上第二瓶吊针,牛犊就没了气。三个月后的一天,又一头牛犊四蹄朝天了……老两口擦干了泪,把希望寄托在唯一的一头牛犊身上。这牛犊似乎通人性,越长越欢实,随后两年多,争气地产下了3头牛娃。看着这小牛成群,老严想到了儿,想到了孙,也看到了还债的希望,看着想着,忍不住又是一番老泪纵横。

牛多了,老严的苦更重了。割草,镰刀划破手掌,找块破布缠缠;清圈,累得直不起身子,只好俯下身用铲子铲;挤奶,钻在牛肚子底下也不是个轻松活。严家庄原有五户人家养牛,几年后,只有老严一人坚持了下来。村里人说,血气方刚的小伙子都吃不了这个苦,他这是在拼老命哩!

天道酬勤。从2006年开始,老严终于开始给乡亲们还钱了。村上人说,老严说话吃铜咬铁,做事顶天立地,拼了老命也要留下个好名声。大伙不再担心借给他的钱打了水漂。俗话说,敬人一尺,人敬一丈。还给甲,他给人家赔一次礼,说:“拖欠长,亏欠了!”还给乙,人家给他说宽心话:“老叔,甭着急,有了还,没了算!”

“良心债是一根无头刺,藏在肉里照样扎死人。”卖牛奶攒下的都是块块钱,每当攒满一抽屉,老严就拿到镇上去换成百元大钞,“体面”地还给债主。这几年附近的草不够割了,老严就承包了邻村13亩撂荒地,种下玉米做青贮饲料。玉米成熟时,他赶急搬秸秆、下地窖,两头不见太阳,十几天时间里攒下了20多吨青贮饲料。村里人都说:“牛吃的不是玉米秆,是老严的老肋骨!”

到今年夏天,老严还清了儿子所欠的大部分债务。然而,邻村曹梁村一笔1000元的债,他跑了多次却怎么也还不回去,原因很简单,债主不收。“只有借债不肯,哪有还债不收!”老严没辙了。后来他打听到债主的女儿考上大学,于是在村头悄悄将1000元钱塞给了孩子,说“给你添点伙食钱”。从奶牛产奶那一年起,每逢大年初一,老严都会给前来打奶的村民免费送一斤奶。如今还清了债,老伴问他:“他大,今年还送不?100多斤奶哩!”“送,一直送下去,钱还完了还情分!”他答道。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西北大学作家班恢复办学 分本科硕士高级研修班

    2015-01-16 15:50阅读

    公安部领导到二保视察安全工作

    2015-01-15 17:07阅读

    西安年前现挂牌难 交警提示:可到城区郊县车管所办理

    2015-01-14 13:46阅读

    西安公交人帮助英国游客找回丢失的钱包

    2015-01-14 11:56阅读

    2014年陕西42人荣获“中国好人” 132人被评为“陕西好人”

    2015-01-13 16:14阅读

    2014陕西这些面孔值得您的点赞

    2015-01-12 22:44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