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西安风情 > 文学艺术 >

杨崎筠:无法阻挡的年

2012-01-20 12:10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年,渐渐地近了。不管你愿不愿意,它都一步步地走来,不会为谁停留,哪怕只是一分一秒。小时候,总是特别盼望过年。从过完年的第二天起,就又开始盼望下一次过年。望眼欲穿,以至于漫长无边,急切的心,好像要生出翅膀来。小时候的年真是一种彩色的诱惑、幸福的味道,新衣服、压岁钱、馋人的饭菜,甚至鞭炮炸出的火药味,都是那样令人神往。那时常想,如果天天都能过年,那该有多好啊!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年对我来说早已麻木了,再也不像小时候那样对除夕夜的到来充满期待了。如今,过年已成为一种形式,完全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有时反而成了一种似乎于沉重的心理负担。

惧怕过年,就像母亲在我小时候所说的:“娃呀,年好过,月难过。”当时我不解,长大后终于明白了其中的蕴涵。过年,不就是热闹几天,多吃些好吃的多喝些好喝的,不用上班轻轻松松看看电视而已。而过年之后,平淡的日子总要面对:孩子要上高中冲刺重点班了;老家里的亲人们还没闲稳身子

又要在土地里刨来刨去,又要送粪选种买化肥了;没进公门的小学同学们又要去远行了,又要出门去打工了……

惧怕过年,因为过年是要给自己过去的一年画上一个长长的句号。而回首走过的脚印,竟发现自己在过去的一年里一事无成,事业没有发展,钱未赚到,文章也糟糕得一塌糊涂,一时心情沮丧,万分失落。时不时给亲人和朋友发些莫名其妙的脾气,搞得好不和谐。

惧怕过年,是不愿勾起爱人悲痛的回忆。两年前,爱人的母亲在过年的前两天突然去世,而远在陕北的爱人本想过年后看看她的母亲,但是再也没有见上母亲最后一眼,再也没有听到母亲最后一次叮嘱。我知道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在爱人的委屈沉默中,有一种痛时时撕裂着她的心,让她穿心刺骨。

惧怕过年,是不想看到父母更加苍老。小时候,父母特别勤劳,在我的记忆中父母几乎没有闲着的时候,母亲操劳得没有白天黑夜,父亲的责任田里找不到一根闲长的杂草。我长大后在县城里有了工作,当我不再为衣食忧虑的时候,却发现父母老了。父亲拄着拐棍吃力地迈着蹒跚小步,母亲气喘时难受的样子,让我泪水不由得滴落下来。父母的年老让我开始对年感慨,对年无奈,对年憎恶。如果时光能倒回,我愿父母回到年轻时,我宁愿跟着父母受苦受饿,也不愿意看到现在年迈的父母。

我真的很惧怕过年,但终究还得过,正像母亲所说的:“年,谁也挡不住。”是啊,我们谁也无法阻挡年的到来。尽管心底有那么多无奈和惧怕,但是还要坦然面对,因为春天就会到来了……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佚名:不再迷路

    2012-01-18 10:24阅读

    父亲过世了遗留房子如何过户?

    2012-01-08 20:13阅读

    停产整改还出事两死两伤又迟报 谁该为陕西星火煤矿矿难负责

    2011-12-28 09:54阅读

    千方百计谋发展 勤政为民办实事——访宝鸡市代市长上官吉庆

    2011-12-18 18:06阅读

    河豚有剧毒却成招牌菜 西安个别酒楼要钱不顾客人命

    2011-12-11 15:50阅读

    西安成功拍卖25处户外广告牌,4660万元收益将全部用于城市建设

    2011-12-01 21:47阅读

    三百条建议提升西安文化底蕴

    2011-11-23 11:36阅读

    映象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