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西安风情 > 文学艺术 >

李玲瑜:怀念碾子

2012-06-14 23:10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是到了腊月份,碾子更是忙碌起来。在过去困难时期,辛苦一年的人们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在家休息几天,也只有过年才能吃点儿好的,穿得整齐一点,亲戚朋友互相走动,送去问候和祝福。也因此家家户户都要在腊月里准备好足够的吃的,一方面慰劳自己一年的辛苦,另一方面招待来访的亲戚朋友。这时的碾子从凌晨三四点钟开始,晚上十一二点才能结束,有时甚至是通宵,一家接着一家。由于冬天冷,一般都要在碾子旁边生一堆篝火,晚上还要挂上一盏马灯,灯火通明。

从早到晚碾子吱吱呀呀的响声,人赶牛的吆喝声,以及人来人往说话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好不热闹,真是一派繁荣景象,给人一种喜气的感觉。有时家具不够用,就会向旁边的人家借,或者向还在等候加工的人借,或者这家完了,家具就留给下一家,大家都很热情,人之间的关系是那么的友好、和谐。后来随着打米机、粉碎机的出现,碾子没有了原先的忙碌,但在上边碾核桃榨油的,碾元宵面的还有,再后来实行了包产到户,各家各户开始种油菜,人们开始用菜籽换油或榨油,碾子又少了一项榨油的任务,但元宵面还得在上面碾,因此也只有到了农历的腊月碾子才会忙碌一阵子。

再再后来,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人们手里有了钱,商店里也有了卖元宵面的,比自己加工的还好,也就再也没有人自己加工元宵面了。从此,碾子再也没有人来光顾,到此碾子就失去了它所有的功能,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现在的村子,因为计划生育,人口越来越少,身强力壮的都出去打工,家里只剩下老人和小孩,在家的也各自经营着自己的承包地,大家互不来往,一年四季整个村子都显得静悄悄的,没有了往日的喧哗,即使过年也听不到一点喧闹的声音,只有等到新年钟声来临,远远近近传来一阵阵鞭炮的声音,才想起今天过年了。

现在的碾子碾盘不太规矩地静静躺在路边,上边盖着一层土,磙子在路的里边,也就是原来的地方,和一堆石头混在一起。一次回家,我指着碾子的盘子问儿子:“这是啥东西?”儿子看了半天说:“不知道。”又指指磙子问,儿子仍然说“不知道”。我想:再过若干年甚至没有人知道它的历史和存在,更不会知道它的作用,再过若干年发生一次大的地震或开发,挖出来以后又是一件价值不菲、供科学家研究的文物,甚至像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的化石一样出现在子孙后代的教科书里。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陕西信合与未央区召开支持城中村改造项目座谈会

    2012-06-07 08:57阅读

    陕西省、西安市少先队庆“六一”主题活动在大明宫小学举行

    2012-06-01 14:37阅读

    共青团陕西省委“从沈星现象看陕西精神”理论研讨会在长大召开

    2012-05-23 14:31阅读

    外省和美国房产商竞相来榆林推销房子

    2012-05-01 21:54阅读

    已被人民法院查封的房产仍向外出售 消费者注意陷阱

    2012-04-18 13:16阅读

    西安自行车销售行情持续降温解读

    2012-04-08 11:02阅读

    胡锦昊:艺术小插曲

    2012-03-15 14:37阅读

    映象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