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频道 > 正文阅读

高视惠:怀念我的父亲

2011-12-23 16:24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高视惠:怀念我的父亲

父亲出生于一个大地主家庭却命运多舛,三岁就没了娘。当时爷爷是解放前的一位镇长,他一方面要照顾家里的粮食、药材生意,一方面又娶了继母,父亲就像一件被遗忘了的物品,晚上继母让他睡在一张二尺来宽的长条凳上,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摔下来,家里上上下下几十号人,却没人真正疼爱他。

1939年爷爷离世时父亲才八岁。童年遭际失祜之痛是怎样的天塌地陷啊!顷刻间树倒猢狲散,父亲成了孤儿,过起了寄人篱下的生活。他在姑姑、叔叔们家里当过跑堂、粮店学徒、还给行医的打过下手……

好不容易熬到新中国成立了。刚解放的汉中张灯结彩,解放军在汉中招收新兵。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了,父亲戴着大红花,伴随着“雄赳赳,气昂昂”的豪迈歌声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战场。父亲被分配到卫生队,在枪林弹雨中、在战火的洗礼下父亲很快成为一名优秀的医护兵。一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敌人接二连三地向防空洞发起了炮击,防空洞塌了,劫后余生的父亲丧失了听力,当他从焦土里爬出来时,身边的战友无一幸免全都牺牲了。

抗美援朝结束后父亲被军转办安置在西安一电厂工作。老家来人给父亲提亲,介绍的就是我的母亲。父亲照了一张标准照托人捎给我母亲,母亲见了也很喜欢。60年代初电厂下马停产,父亲回汉中探亲,俩人一见钟情。回到母亲娘家安静祥和的村落,父亲和母亲成亲了,过上了小日子。

父亲很爱这个小家,从锄地、间苗到担肥、捆麦子、栽油菜,父亲开始认真地学做每一样农活。1979年,农村生产承包责任制给了父亲一个展示自己才能的机会。周围邻居经常会请父亲帮忙去给家里人看病,或者给猪打针,还有人听说父亲曾当过电工把我父亲请去安电灯、修电路。父亲承包了三亩多责任田和生产队一大片桔园,他成天在田地里精心伺弄他的果儿、苗儿。家里的生活很快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电灯、自行车、的确良衬衫,还有少量存款。

父亲很重视子女的教育问题。记得每年农闲时节或下雨天,很多人无所事事,或打牌或谝闲,而父亲总是陪着我们在家里一块儿学习。炎炎夏日里,汗水常常将我们睡的凉席印出一个大大的“人”字形,我们没睡足而被热醒来,这时父亲却把饭做好了。我常想,父亲在日头烤晒得如蒸笼锅一样的厨房做饭,那滋味何其难受,而父亲从来都无怨无悔。

闲暇之余,父亲还教我们唱军歌。可以边走边唱的“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我们唱得最多。“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唱起来令人热血沸腾,“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激发我们的斗志,这些脍炙人口的旋律经常在我家唱得雄壮有力、声情并茂,我们家里其乐融融,周围邻居羡慕不已。

我们兄妹几个在学校里个个都很优秀。中学毕业都顺利考上了大学。“三个子女全都考上学了,吃公家饭了,真了不起啊!”当年村里人都这么说。

然而“子欲养而亲不待”,1993年11月1日,父亲突发心肌梗塞,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享年63岁。转眼间18年已经过去了,每年清明节前,我们兄妹们无论再忙都要回一趟老家。我们仔细地擦拭父亲的墓碑,清理周围的荒草,给父亲的坟上培上新土。摆上祭品供果,我们跪在坟前陪父亲说话。读着墓碑上“生前教子做人表,身后有儿继家声”的碑文,不禁潸然泪下。

父亲,我亲爱的父亲,我们永远怀念您!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薛俊美:有风吹过

    2011-12-21 22:50阅读

    西安储备500余辆车应急春运 确保春运期间紧急调用

    2011-12-19 09:19阅读

    当处方遭遇拒捡

    2011-12-13 14:06阅读

    宋祖英、王杰、王宏伟与郭达在曲江国际会议中心低调献演

    2011-12-06 15:06阅读

    华严寺命运续:专家初步决定原址保护

    2011-11-27 19:26阅读

    西安一周天气预报(2011年11月7日~2011年11月13日)

    2011-11-07 09:15阅读

    映象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