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西安风情 > 文学艺术 >

周纪合:打席

2012-08-30 14:08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周纪合:打席

炕上的席子已经暗淡发黄,边边角角也都绽露出了蔑条,妻子说要换新的都被我予以制止,因为炕上的这两张芦席凝聚了我一份深沉的回忆和思念。

那是在上世纪70年代。

村头的忍明哥40多岁了,小时候出麻疹烧瞎了双眼。母亲为了给他寻碗饭吃,托人为他拜师学胡琴,出师后曾在县线腔剧团工作,60年代剧团解散,忍明哥便回到了村子,每天清晨和黄昏,他家的门道里都会响起凄凉的胡琴声。夏日的夜晚,乘凉的乡亲们都聚在忍明哥家门前,由忍明哥操琴自娱自乐地唱上几段线腔乱弹。

为了生计,忍明哥学会了算卦、说书、打席,人缘极好,我们一群小伙子,有事没事都往他的房子里钻,大家快乐地称呼这里是“光棍汉驿站”。

转眼间我到了结婚的年龄。一天黄昏,忍明哥摸索到我家对父亲说“五叔,感谢您对我多年的照顾。合娃该结婚了,我也没啥,您到滩下割些苇子,我给娃打上两张席,算是对娃的婚事表示祝贺!”在忍明哥的一再要求下,父亲就决定让忍明哥给我婚房的新炕上打席。

初冬的早晨,东方刚露出鱼肚白色,我和父亲骑着自行车去黄河滩割苇子。太阳刚冒化,我们来到黄河岸边,远远望去,混浊的河水夹带着大大小小的冰块奔泻而去,响声如雷,雄壮异常。近处芦苇丛中,芦花飞绽,轻风袭来,随风起伏,如大海波涛滚滚汹涌。几对白鹭、灰颧优雅地在上空飞过,惊起花尾巴野鸭飞出芦丛扑向河滩。我和父亲收拾停当,就开始割苇子。黄河滩虽然芦苇遍地,但能做席蔑的却很少,我和父亲在芦丛中艰难地寻找着,虽然寒风凛冽,但额头却渗出了密密的汗珠。太阳西斜,我们才割下两大捆苇子,当天擦黑回到家时,汗水把衬衫湿透了。

忍明哥把芦苇细细地剥去皮,折掉芦花,又用特制的小刀从中间划出一道口子,洒上水涸了一个晚上后,又和我到打麦场上,用碌碡把苇子碾压成蔑条,然后不分昼夜地开始打席。

眼睛明亮的打席工每天可以打一张席子,而忍明哥摸索着就慢了许多。他把席蔑一根根整理顺,然后从中间开始向四周编织,一根席蔑、两根席蔑……当一小把席蔑用完后,精美的图案显示出来了,我问忍明哥,这么复杂的程序和图案,你眼睛有毛病是怎么织出来的,忍明哥说:“无论做什么事,只要用心下工夫,都是一定能做好的。”打席的关键是收边——当席子中间按照一定的图案打成后,花样又要过渡,这中间有许多的技巧和学问。只见忍明哥织织停停,不住地思索,一会儿添蔑,一会儿减蔑,又用大刀把周边裁齐整,最后收边成活。

一个星期之后,两张席子打好了,到炕上一铺,大小刚合适,我却发现席子的棱角上有少许的血液,我再看忍明哥的双手,已经裂开了许多小孩嘴样的大口子,顿时,我的眼睛湿了起来。

三十多年过去了,父亲和忍明哥也早已作故,但那割苇子打席的场面却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安帅先:玉缘

    2012-08-26 12:03阅读

    英国加大留学审核力度 如何面试听听专家说法

    2012-08-13 09:01阅读

    省残工委对未央区全省残疾人工作示范区创建工作进行检查验收

    2012-07-31 21:17阅读

    西安公交总公司多项措施确保上下班高峰时段的乘客迅速疏散

    2012-07-17 14:57阅读

    流传的黄金辨别法常骗人 用牙咬、看颜色、掂重量都无依据

    2012-07-01 10:25阅读

    佚名:英子

    2012-06-14 21:46阅读

    28日起应聘毕业生可登录陕西人事考试网报名我省振兴计划

    2012-05-24 17:51阅读

    映象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