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陕西地市 > 渭南 >

庾信与渭南——南北朝时期中篇

2017-09-01 14:37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本报记者刘虹

本期嘉宾简介:

王彦龙,1990年生,陕西商州人,西北大学古代文学专业硕士,现为陕西科学技术出版社中级编辑,古典诗词社团乾社现任社长。从事诗词、文史,兼事陕西历史文化、文学等方面的研究。

南北朝时期,留下的有关渭南的诗作一共八首,我们在“南北朝时期上篇”里探讨了三首诗,在中篇里我们将探讨庾信的四首诗《拟咏怀诗》其五、《同州还诗》《明月山铭》《忝在司水看治渭桥》。庾信曾任弘农太守

庾信(公元513年—581年)字子山,小字兰成,南阳新野(今河南新野)人,是南北朝时期成就最高的大诗人之一。他自幼即因才华出众,而跟随父亲庾肩吾出入于南朝萧梁政权的宫廷之中,后来又与徐陵同任梁朝皇子萧纲的东宫学士,成为宫体文学的代表作家,其诗文风格也被称为“徐庾体”。累官右卫将军,封武康县侯。承圣三年(公元554年),庾信奉命出使西魏不久,梁即为西魏所灭,庾信遂被迫长期留居北方。他在西魏、北周任职时,官至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世称“庾开府”。留居北方期间,庾信一方面身居显要,在文学上也被奉为一代宗师,颇受帝王和达官贵族礼遇;但另一方面,他又时刻思念故国,为自己身仕敌国而感到羞愧、怨愤。所以他后期的许多诗文,如《小园赋》《哀江南赋》《拟咏怀》等都流露出这种辛酸和愁郁,在风格和艺术成就上也更进一步,正如杜甫所赞美的那样,“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戏为六绝句》其一),“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咏怀古迹五首》其一)。

公元556年,实际掌握西魏政权的宇文泰死后,其第三子宇文觉很快掌握大权并废魏恭帝自立,国号周,建都长安,史称北周。庾信被北周封为临清县子,除司水下大夫,出为弘农太守,弘农即今天的华阴。这一时期,庾信写下了《忝在司水看治渭桥》一诗:

大夫参下位,司职渭之阳。富平移铁鏁,甘泉运石梁。跨虹连绝岸,浮鼋续断航。春洲鹦鹉色,流水桃花香。星精逢汉帝,钓叟值周王。平堤石岸直,高堰柳阴长。羡言杜元凯,河桥独举觞。

司水下大夫应该是管理河道的官职,具体工作就是“富平移铁鏁,甘泉运石梁”,从各地运来材料,在流经华阴境内的渭河上架起一座桥梁。但很显然,对于怀有远大抱负的庾信来说,担任这样的官职并不是他的志向,他希望的是可以像“星精逢汉帝,钓叟值周王”那样,辅佐一位真正赏识自己的明君以成就霸业,安定天下。尾句中的“杜元凯”是指西晋著名将领杜预,他不仅在战场上功勋卓著,而且曾在长江两岸兴建了一些水利工程,既解决了长江的排洪问题,又改善了长江两岸的漕运、灌溉等问题。

据《庾子山集注》《拟咏怀诗》二十七首“皆在周乡关之思”,也就是说,都是在周朝期间思念故国故乡所作,所以第五首明显也是作于任职华阴期间:

惟忠且惟孝,为子复为臣。一朝人事尽,身名不足亲。吴起常辞魏,韩非遂入秦。壮情已消歇,雄图不复申。移住华阴下,终为关外人。

可以看到,在这首诗中,他依然对于自己背弃故国而在北朝任职一事耿耿于怀,认为在忠、孝方面都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吴起辞魏、韩非入秦,都是离开故国而没有得到重用,才能无法施展,甚至受到排挤,就像自己在北朝一样,表现出、英雄不遇、壮志难酬的愤慨之情。既然壮志消歇、雄图难申,也已经无法回到心心念念的江南故里,那就让我闲居华山之下,做个无拘无束的关外之人吧!

《同州还》里的忧思

大象二年(580)三月,北周宣帝宇文赟“行幸同州”,庾信扈从,写下了《同州还》这首诗:

赤岸绕新村,青城临绮门。范雎新入相,穰侯始出蕃。上林催猎响,河桥争渡喧。窜雉飞横涧,藏狐入断原。将军高宴晚,来过青竹园。

前两句所写的景物,可以从《周书·宣帝纪》中找到注脚。据记载,这一次出游异常隆重,“前驱戒道,为三百六十重,自应门至于赤岸泽,数十里间,幡旗相蔽,鼓乐俱作。又令武贲持钑马上,称警跸,以至于同州,乙未,改同州宫为天成宫。庚子,至自同州”。这正是庾信写作此诗的背景。

于第三四句所用的典故,也可以从当时的朝廷政局变化中得到解答。当时手握重兵的隋王杨坚被任命为大后丞,而赵王诏等大臣则被派出到地方上任职,所以庾信才会借用历史上“范雎入相,穰侯出蕃”的典故,告诫统治者这样的做法会给北周王朝带来祸害。《史记》记载说,穰侯魏冉本是秦国名将,为拥立秦昭王以及秦国扩张领土立下了赫赫功勋,但后来秦昭王听信谗言,罢免魏冉相位,并将其迁到关外封邑,由范雎代相,最后魏冉“身折势夺而以忧死”。历史总是如此相似,曾经发生的还在一遍一遍地上演。有人得势,有人失势,政局大变,导致窜雉藏狐,一些可能受到连累的官员们纷纷寻找庇护之所。当然只有得势之人才会宴飨嘉宾、歌舞欢庆,所以尾句中的“将军”,应该就是指刚刚得势的杨坚或者相关之人。

灯火阑珊之外,庾信对这场权力的斗争看得很清楚,也充满担忧。而可悲的是,他的担忧在一年以后即得到了证实:杨坚取代北周自立,建立了隋朝。

《明月山铭》和富平无关

庾信《明月山铭》被收入乾隆五年《富平县志》,但实际上与富平并无关系。这篇铭文全文如下:

竹亭标岳,四面临虚。山危檐迥,叶落窗疏。看椽有笛,听树疑竽。风生石洞,云出山根。霜朝唳鹤,秋夜鸣猿。堤梁似堰,野路疑村。船横埭下,树夹津门。宁殊华盖,讵识桃源。

证据有二:其一,渭南境内并无明月山。现在所知的明月山,在国内共有四座,分别是湖南醴陵明月山、四川大竹明月山、江西宜春明月山和甘肃康县明月山,均与陕西及渭南无涉。南北朝以前的历史文献中,也没有关于明月山的记载。唐朝以后的诗文中,常会有书生、学者、诗人隐居明月山读书的记载,但基本都是指江西宜春明月山。

其二,梁简文帝萧纲也写有一篇同题的《明月山铭》,全文如下:

迢递峰长,威纡岳聚;既正书门,兼同天柱。非竞小山,宁论大庾;岂学土龙,讵须石鼓。緅色斜临,霞文横竖。(《艺文类聚》七)

庾信早年曾任萧纲的东宫学士,两人关系密切;且这两篇铭文在遣词造句、意象选取、风格特点等方面都比较相似,属于典型的南朝宫廷风格。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庾信此铭写于早年任职萧梁时期,很可能是与萧纲的同题之作。萧纲久居宫中,距目前所知的四座明月山都很遥远,所以铭文中的明月山,或是指今天南京附近的某座山,或并非是说山名叫“明月”,而只是虚指,即月中之山也。而将其强行与渭南或富平扯上关系,显然是没有任何依据的。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渭南日报
    全站热点
    澄城助推非公企业和社会组织党建工作提质增效

    2017-09-01 09:27阅读

    旅客粗心将装3000现金包落安检仪上 民警发现“线索”后归还

    2017-08-31 23:05阅读

    西安市第八十五中学2017-2018学年度第一学期第一次全体教职工大会

    2017-08-31 11:17阅读

    西安市实现贫困劳动力转移就业1万余人

    2017-08-30 22:40阅读

    市教育局专项整治吃拿卡要乱收费乱摊派问题

    2017-08-30 08:34阅读

    西安经发学校学生鲁沫含在2017丝绸之路国际青少年风采大赛英语朗读者总决赛中荣获一等奖

    2017-08-29 11:00阅读

    西安职业技术学院新校区建设项目1号教学楼主体封顶

    2017-08-28 15:00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