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关注西部 > 农村建设 >

几多凄凉几多愁——三原县嵯峨乡岳村村民生存状况调查

2012-01-11 22:00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几多凄凉几多愁——三原县嵯峨乡岳村村民生存状况调查

贫困是全社会共同关注的一个问题。关心贫困群体并为之创造发展条件,使之享有基本的生存权利,是全社会的责任。希望通过记者的采访,让社会上更多的人,来关注贫困地区农民的生存和生活状态,来关注任重而道远的扶贫事业。12月29日,本报记者踏上了去往三原县唯一一个山区乡镇嵯峨的路程。在嵯峨乡岳村,记者用文字和镜头记录下在那里的所见所闻。

期盼领导兑现承诺

“岳村又名岳黄坡,我们这坡很有名的,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我们穷。”已经65岁、当了26年村干部的老支书王宝西无奈地叹了叹气。“交通实在太差了,要想去镇上,我们得翻两个沟,黄泥巴的土路弄得人满脸灰尘,比起卖炭翁,我们也好不到哪去,他卖炭,我们能卖黄土。这还罢了,一下雨谁也别想出门,在泥巴窝里挣扎呢!”站在黄土路边的毛老师不停地向记者诉苦。他是村里的民办教师,现在已经退休在家。

一直将右臂放在胸前的王大妈对记者说:“农忙前我到镇上买日用品,那天刚下过雨,回来的路上摔了一跤,当时胳膊就骨折了,你看半年过去了,我这胳膊还不能动弹。”“好心人还是多啊!现在铺了砂石路,下雨天我们也能出门了,不用陷在黄泥巴里了。”王宝西感激地说。“县上焦化厂的张富民是个大善人,人家看到我们这还是黄泥路,就投资我们村14万元,赶在农忙前铺好了路,地里的庄稼才没有被耽搁。”

通往岳村的是一条砂石路,虽然没有水泥硬化的路面干净整洁,但在岳村,它是一条承载着感激、希望、期盼的爱心路,用村民的话来说“踏在这条路上,心里就有一种踏实感”。

“以前路不通,我们种的农产品、养的家畜都不能及时运出去,所以也没法发展经济。因为交通问题,想来收购的客商也没法到村子里来。张富民可真是我们村的大恩人。”提起焦化厂的张富民,岳村的村民都表示很感激。“这条砂石路竣工时,省建设厅的领导也来了,当时有一位姓潘的副厅长当着全村村民的面,答应再拨给村里50万元,把路面再进一步硬化。”谈到这,王宝西的脸上写满了期盼。“虽然我老了,但还想为村里再做些事,我们想着啥时候好好去感谢县里的张富民,村民们也期盼着省建设厅的潘副厅长早日兑现承诺。”

几多凄凉几多愁——三原县嵯峨乡岳村村民生存状况调查

无低保的贫困人口

岳村居民点住着31户村民,这个居民点处在坡中间,放眼望去,黄土沟壑尽收眼底。

62岁的王作兴是个盲人,唯一的儿子因为娶不上媳妇,当了人家的上门女婿,现在他和双眼近乎失明的老伴守着家里的两间破房子。王作兴已经领了残疾证,而且年满62岁,但他依然是没有低保的贫困人口。

73岁的黎桂芳穿着破旧肮脏的衣服,脸上写满心酸。炕上躺着孙子——12岁的脑瘫儿。两位老人照顾脑瘫的孙子已经十几年,孙子从来没有叫过一声爷爷奶奶。小孙子从来就没离开过炕,除了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直在不停地转动外,唯一会动的就是他的嘴巴,每顿饭都是老两口给孙子喂着吃。

黎桂芳的儿媳妇躺在另一孔窑洞里,十二月的北方寒冷异常,患精神病的她像动物一样蜷缩在几件破旧的衣服堆里,屋里的气味让人窒息,躺在炕上的她不停地自言自语。

一个家庭里两位70多岁的老人,一位脑瘫儿,一位精神病人,就这样的困难户,享受低保的也只有两人。黎桂芳告诉记者,有时家里买盐都成问题,70多岁的人了,累呀!身体累、心更累,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头上飘舞的散乱白发让黎桂芳老人的悲吟更显得沉重。

57岁的汪有龙对记者讲:“我们家前几年情况还能好些,但自从儿子得了尿毒症,情况急转直下。儿子得病5年,花去十几万的治疗费,现在病情才基本控制住,但这病就是砸钱啊!亲戚朋友借了个遍,家里的积蓄全部花完,日子都没法过了,我们也找过村里、乡里,想着我们家特殊情况能不能也有个低保,可人家领导说低保几年前就定好的。为什么低保不能依据村民的实际情况有所改变呢?”

在岳村,记者走访的几户贫困家庭,无一例外都住着破旧的窑洞,安全状况着实让人担忧,生活也没有保障,就是这样的家庭,却没有享受到国家的低保政策。

何时吃上干净的水

在岳村,记者巧遇汪老伯正从自家的地窖里提水。只见提上的水泛着土黄色,水面上还漂浮着杂物。汪老伯告诉记者,这就是他们家的饮用水。在汪老伯家,他热情地为记者端来一杯水,考虑到岳村老百姓吃水的艰辛,记者硬是咽了一下已经干渴的喉咙,没喝那杯水,因为一小杯水在这样的农户家里太弥足珍贵了。

“家里经济条件稍好些的到坡底下邻村买水,不过那也是笔不小的开支,家里经济困难的,只好吃下雨时储存的雨水了。”汪老伯很珍惜每一滴水。

岳村祖祖辈辈盼水,这里水利条件差,农业用水十分困难,生产生活条件更是艰苦。全村一千多口人,出外打工的占了一大半,还有许多家里男孩娶不到媳妇,就到别的地方做上门女婿,现在村里的人口也就五百人左右。“今年7月打了口井,已经打了88米深,管子都埋了,但水量好像不够,最终还是没吃到这口井的水,这已经是第三个井了,现在买变压器要4万多元,还要电工,村里也没钱,我们现在正号召党支部的委员们凑钱。但我担心的是花了钱,到时候万一还没有水怎么办?”王支书很犯愁。“村民们天天盼水,我们到坡底下拉水,下雨天水拉不上来。没有水也没办法发展养殖业,从人家那买一桶两立方的水要4元,家里如果没有劳动力,让人拉上来的话就得35元,而一桶水也就只能吃三四天,一个月吃水我们都吃不起呀!”村民何世福对记者讲。

水,现在成了岳村村民最大的期盼。年关将至,不知道新的一年,这里的人们能否吃上干净的自来水?

记者 惠科 张莎 蔡佳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父亲过世了遗留房子如何过户?

    2012-01-08 20:13阅读

    2011问水利:站在“高端”跃新高

    2011-12-30 08:10阅读

    营销时髦加实用 台历搭上时尚车

    2011-12-21 21:44阅读

    干扰汽车上锁盗窃百万余元财物 团伙主犯在榆林受审

    2011-12-15 09:03阅读

    聚焦大明宫遗址公园 陕西多处景点需要维护

    2011-12-07 10:15阅读

    华严寺命运续:专家初步决定原址保护

    2011-11-27 19:43阅读

    省文明办主任晏朝带队检查灞桥区文明单位创建工作

    2011-11-21 11:17阅读

    映象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