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阅读

新年,有所思两则

2012-01-12 10:14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之一

那本来应在春天叫春的猫们,寒冬腊月却叫起春了,且异常强烈和迫切。由此,我断定,全球变暖绝非谎言。猫不会撒谎,它老老实实正告地球:冬天,这是冬天吗?太暖了,太暖了,暖得浑身发痒。再暖下去,我们的猫后代们,将在猫妈妈的肚子里就要叫春了。

去年路边的那堆牛粪,今年还在路边。看来,土地是不需要牛粪了,土地已经吃饱了化肥和农药。去年的牛粪正在变成灰尘,而去年的化肥和农药已经进驻我们的身体。我打了一个喷嚏,就喷出至少五毫克的碳酸铵和农药。

我跟随着一头黄牛——我儿时的好朋友,我跟随它,希望它领着我回到童年的青草河湾,走着走着,一转身,我们却走进了屠宰场,我看见许多寒光闪闪的电动屠刀!原来,爷爷的那双温和的手,早已消失在农业的夜晚,如今,是商业的手牵着黄牛的缰绳奔赴城市,牛背上的夕阳,已被狂奔的车轮快速碾碎。

我在父亲生前留下的一双布鞋上,抖出一缕尘土,还带着一些草木气息。我小心地拾起来,用布包住带到城里,均匀地撒进花盆里。这是我能收集到的唯一的父亲那个年代的乡间气息和乡间尘土。我相信,花盆里仅存的这点昔年的“乡土”,能帮助这些没见过田野没见过露珠的可怜植物开出记忆里的朴素野花。我妈捎来口信,说故乡的那眼老井快要干了,问我那么好的水都流到哪去了?我想了许久,找不到能安慰我妈的说法,我怕说出真相吓坏了她老人家。最后只好这样说:可能不小心漏到地球另一边的美国去了。过几年,我们想办法通过外交谈判,让那股漏到美国的水再漏回来,那时,故乡老井里的水又荡漾了。喝着茶,我想,我就要领悟那清湛、微妙的“茶道”了,几分禅意正在氤氲。我等待着进入那妙境。忽然,轻烟里,茶圣陆羽走过来,对我耳语:昔年南方之嘉木,恐被农药化肥所苦,勿多饮,农药化肥伤身,伤身之水,能浇灌出妙道乎?我怪茶圣多事,打断了茶带给我的禅悦。我继续往茶杯中添水,继续酝酿茶中禅意。轻烟遂又升起,我等待进入茶道妙境。另一茶仙屠隆走过来,说:饮茶,取地泉为佳。取石流者,泉非石出者必不佳;取山脉逶迤者,山不停处,水必不停,若停即无源者矣……你杯中之水,无一滴是有源头之水,无一滴不是被漂白粉漂过的水,无一滴不是被钢管囚禁的水,如此失了灵性的水,能氤氲出茶道和禅意?我惘然,急忙合上《煮泉小品》,打发走好事的、清高的、患有洁癖的古人。我没他们的那份天福,我是俗人,我只能用自来水,泡我的俗茶,想我的俗事,浇我的俗念,过我的俗日子。至于茶道和禅意,在我这落满现代尘埃的杯子里,怕是泡不出来了,何况这无源头之水,被囚禁之水,能泡出什么?或许,茶道、茶禅,只出现在高人的杯子里?今天下午,我这庸俗的杯子里茶道和茶禅,久久不肯出现,倒是有不少泡沫反复翻腾。

一只鸟,在我的头顶徘徊,用它疲倦的翅膀,反复擦拭着灰氵蒙氵蒙的天空,试图擦拭出唐诗里的蔚蓝,从后工业的手里,夺回李白或陶渊明的领空。我仰望它,向它致敬,它在努力修复沦陷的苍穹,它在替我们赎罪,它是天空的圣徒。忽然,一片羽毛掉下来,我拾起来久久端详,从那带血的羽骨,我感到天空的疼痛和颤栗……

之二

李白的月亮路过我的窗口,不小心撞上了铝合金窗框,与质地坚硬的现代发生了不愉快的磨擦,不过,月亮愣怔了片刻,还是照在我刚刚打开的古书上。我觉得,比起唐朝,今夜的月亮似乎暗了些,但仍然保持着一些诗的俊朗容光,这让我略感欣慰。

为了不被有可能在梦里出现的污水沟挡住去路,建议你坚持每夜入睡前望一眼银河。菊花,虽然只是一丛菊花,但你知道吗?它的露珠里,保存着陶渊明的眼神。

我无法比一朵雪花更知道天上的情况,那里肯定异常寒冷,透明的事物都是在寒冷的气候里提炼的;而在燥热的池塘里,除了滋生蚊蝇,好的事物放进去都会腐烂掉的。

把一滴悲伤的泪水提炼成一朵晶莹的白雪,这个工程必须在天上完成,原材料却出自尘世间某一双真挚的、深陷于往事的泪眼。

我们一次次仰望虹,却不知道,我们的某一串眼泪,就在虹里颤动、闪耀。上苍其实一直不停地收集尘世的事物,甚至我们卑微的忧伤和哭泣,也被上苍妥善保存和提炼。当我们擦干泪眼,仰望时才发现,我们往日的悲伤已经变成虹的一部分。我在眺望落日吗?不,我在试图挽留我加速沉落的生命。

我常常悲哀,但我很少为自己悲哀。我悲哀,多少美好的生命,在我们根本不知情的时候都悄悄远逝了。

笑过之后,收回笑意,脸仍然回到皱纹紧锁的表情;哭过之后,擦了眼泪,却发现心海里有盐形成,有贝壳出现。由此我想,大海,是世界的一场永恒哭泣。可否这样说,正是眼泪的深度,决定着世界和心灵的深度。当人类只知道面对金钱和权力狂欢,而不再懂得为美好事物的陨落而流泪,人类将变成最浅薄的物种。当一个人为真挚的爱流泪的时候,是他最深刻的时候。没有一艘船,能驶出一滴眼泪的深海。现代的商业、金钱、技术和物质主义文化,已经毁掉了这个世界的天真,好在不断有孩子们赶来,给世界以及时的救援——虽然孩子们的天真也很短暂,但老谋深算的世界,在打量天真的那一刻,多少也有了一点点天真。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朱凌:绣出好脾气

    那日同部门的琳,在中午的时候,拿出一块布,坐在办公桌前绣了起来。再一看,竟是一块十字绣。平日里,也没见她有这种爱好,此时,她竟然很是专注地在绣那副山水图。 见我走了过来,她笑着说:…[阅读]

    童年·那山那水那核香

    一缕淡淡青涩的味道飘来,那是新核桃的味道,走近它深吸一口气,那滋味便把我带入童年记忆 核香飘来,总会想起儿时邻家的姐姐,小学暑期,姐姐带我去她知青插队的村里玩,我高兴的疯一样蹦跳,…[阅读]

    冷水河上的采苇花

    冷冰河离我家不是太远,一到秋天,凉风吹过,河两岸就是一片白茫茫。 在苇花如雪的日子,到冷水河上转悠的人很多,摄影的、速写的、骑单车去谈恋爱的、坐在苇花深处散心的而我和母亲也去冷水河…[阅读]

    杨伟:喜庆婶

    许多年过去了,我时常会想起喜庆婶,想起她给我的那几粒糖。 那年我八岁,村里的光棍汉老陈秃娶了个外地媳妇。听我妈说,这媳妇是老陈秃花了几千块钱从外省的山里买回来的。一天晚上,我从同学…[阅读]

    冯海鹏:心情文件夹

    那天,我到一个朋友所在的单位找他办点事。可能是临近年末,单位里都比较繁忙吧,朋友进进出出忙着填资料送报表,他便满心歉意地把我安排到他的办公桌前等他。 小小的办公桌,他把它打理得井井…[阅读]

    陕西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