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西安风情 > 文学艺术 >

胡明相:龙头剪

2012-02-06 20:18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父亲属龙,有一把祖上留下的雕着龙头的剪刀,他自己称为“龙头剪”。因为这把龙头剪,不是理发师的父亲,经常炫耀似的免费帮村里人剪头发。而我小时候的头发,也是父亲剪的。即便他自己的头发,也是他自己眯着眼睛、摸着脑壳剪的。那时候的艰苦岁月,也买不起镜子,所以我小时候的头发剪的怎么样,我自己根本不清楚。

一直到十五岁,读完镇上初中离开家门,到县城寄宿读书,见识了县城的中分头、三七头,也有了镜子,才发现自己的头发像“木爪”,整个人看起来像傻子。放假之前,我把头发剪得很短很短,让父亲一个假期也找不着机会帮我剪头。后来考上大学,距离家里更远了。我在四年大学生涯中,只回过一次家,忘记了提前把头发剪短,结果被父亲逮住机会帮我剪了次头。他非常高兴,我却整个假期都不敢出门。

转眼大学毕业了,那时候还是计划分配工作的。从七月等到过年,也没有等来分配工作的消息。怕村里人笑话,我整天缩在家里不敢出门。父亲知道我难受,也从来不让我出门干活。忧郁使头发疯狂生长,一直长到过年长到正月,我也没有剪过头发,都可以扎起辫子了。也许父亲知道我难受,任凭我的头发疯长,从来没有提出过为我剪头发。而他也不再为村里人剪头,那把龙头剪被他小心地收藏着。

也许好事总是多磨的,2000年春节过后的二月初二上午,我收到了上班的消息。这一年,正好是千禧龙年;这一天,正好是龙抬头的大好日子。当我提出要父亲为我剪头发时,父亲的眼睛里闪动着喜悦的泪花。他烧了一锅开水为我洗头,把龙头剪在磨刀石上磨了又磨,磨得闪闪发亮。父亲把我的头发料理了三个小时,我居然坐在凳子上打起了呼噜。

工作多年,没有什么建树,便很少回家。十二年了,岁月让我步入中年,便深深懂得了父亲。今年我特地留了长发,在二月初二这天回到了家,提出父亲帮我剪头发。父亲的眼睛立刻闪现一股欣喜的火焰,瞬间又熄灭了,犹豫或是担心什么。在我的一再要求下,父亲才下定决心帮我剪头发。父亲磨了又磨龙头剪,给我围上布帘,开始了迟到十二年的龙头剪的旅程。

父亲说,“你有白头发了”。那一刻,我的眼泪差点就掉下。多少年了,父亲早已两鬓斑白。剪得断的是头发,剪不断的是亲情。剪的是我的头发,掉的是一个父亲思念儿子的愁。这一次的龙头剪,也许能剪掉父亲十二年来期盼为我再次剪头的丝丝忧愁,却剪不掉一个儿子很少归家的那一份埋藏心底的愧疚。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西安或效仿北京实行菜刀实名制

    2012-01-29 10:43阅读

    团省委与“两会”代表委员畅议农民工文化生活问题

    2012-01-13 11:51阅读

    档案丢失养老保险难享受 工会法律援助解难题

    2012-01-02 08:54阅读

    飞天茅台不到两月涨三次 最高售价达2280元

    2011-12-20 16:39阅读

    盗窃山羊为吸毒 多行不义落法网

    2011-12-13 10:08阅读

    “十一五”期间渭南非物质文化保护取得重大成果

    2011-12-06 15:40阅读

    三百条建议提升西安文化底蕴

    2011-11-23 11:36阅读

    映象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