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西安风情 > 文学艺术 >

周纪合:杀年猪

2013-01-30 20:16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在计划经济年代,肉是凭票供应的,老百姓不要说没钱,就是有钱也买不到肉,一年到头碗里难见一点腥荤。为了解决群众过年吃肉难的问题,生产队办起了“粉房”,用做豆腐、挂粉条的副产品养猪,过年时把猪杀掉给社员分肉,因而孩子们早早地就掰着手指头盼过年。

六叔早年死了媳妇,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又有家传的做豆腐手艺,因而就以豆腐房为家,既做豆腐又当猪司令,只有到冬闲时生产队才给豆腐房再增加人手磨粉挂粉条。

每天天不亮,六叔就挑着前一天磨好的豆腐去转乡叫卖,周围村子的人一听到六叔的吆喝声纷纷跑出来换豆腐,都说六叔的豆腐瓷实、味好、秤上不骗人。早饭时分,豆腐卖完了,六叔又赶忙回来伺候那群黑“咾咾”,中午捡豆子、泡豆子,下午又磨豆腐。一天到晚,除了偶尔有人来换豆腐,偌大的豆腐房就六叔一个人转来转去,实在烦闷时,六叔就站在猪圈墙上对着村子吼上一阵乱弹,大伙戏谑地说六叔是把那群猪当成了他的儿女。

豆腐渣喂的猪只长个儿不长膘,每到秋收以后,六叔就找队长要一些小杂粮,给一些大点的売郎猪另摆槽搭料,为杀年猪做好准备。腊月二十三一过,选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队里就开始杀年猪了。

一大早,帮助杀年猪的社员就生火,大火把锅里的水烧得滚烫,要猪尿泡的孩子和要猪胰子的妇女把豆腐房围了个水泄不通。请来的杀猪师傅拍着刚刚吃饱的肚皮,一手提着寒光闪闪的杀猪刀,一手拿着特制钩子走向猪圈。当人们把一头肥猪赶出猪圈时,杀猪师傅一个箭步冲上去,用钩子钩住猪的后腿把猪拖倒,帮忙的小伙子们把猪抬到小饭桌上,杀猪师傅左手揪住猪耳朵,一条腿压在猪身上,刀光一闪,右手中那把近二尺长的杀猪刀就戳进了猪的脖子里。刀刚一拔出,一股黑血就喷涌而出,助手们赶忙用面盆把猪血接起来。接着烫毛、开膛、破肚……晌午时分,一头头杀好的年猪就整齐地挂在了架子上。这时,大家才注意到大半天没有看到六叔,队长让人去找,回来的人说六叔正坐在豆腐房的炕沿上抹眼泪哩。

下午分肉,孩子们早早拿着盛肉的家什,一个个仰着头等着喊自家的名字。为了让社员对所分的肉肥瘦没有意见,杀猪师傅把一扇肥猪肉一扇瘦猪肉排列好,每家出一个人进行抓阄,然后按抓阄次序来分肉。分到肥肉的社员欢天喜地,分到瘦肉的女掌柜都埋怨自家的男人运气差。

年景好时,每人可分到近三斤肉;年景不好时,每人只能分到一斤多肉。大伙儿小心地把肉收好,等着初一祭祖初二待客再拿出来用,但有小孩的人家经不住孩子的哭闹纠缠,也会匀出一丁点肉,炒顿臊子给孩子解馋。这天晚上,队长和帮忙杀猪的人会在豆腐房里吃猪血熬豆腐,喝高了的六叔在炕上滚着哭着说杀猪是割他身上的肉哩,明年他再也不做豆腐喂猪了。可是,到了第二天早晨,人们又会看见六叔在照看他那几头宝贝猪,又念叨着老母猪正月底又该产崽了……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陕西农村报
    全站热点
    让“失独”家庭不再流泪

    2013-01-30 11:25阅读

    银行ATM复刻“蹲景”蹲着取钱 银行称正协调大楼物业开口子

    2013-01-28 11:17阅读

    凤翔退休干部自制喷绘作品展现30多年家庭生活

    2013-01-24 11:19阅读

    宁强巨亭群众用上沼气 告别上山砍柴搂草的日子

    2013-01-12 14:57阅读

    长安区首批100名公共文明引导员正式上岗执勤

    2013-01-01 10:47阅读

    西安市19人候选12月“中国好人榜” 可登中国文明网投票

    2012-12-10 17:36阅读

    旧楼企盼穿新“袄” “暖”政为何遭冷遇?

    2012-11-27 13:46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