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西安风情 > 文学艺术 >

王志建:沤粪

2013-05-24 18:17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上个世纪50年代的农业“八字宪法”,即“土肥水种工管密保”,肥仅次于土,处于第二位。由此可见,肥在农业生产中的作用地位之大。

记得那个时候,每年三夏一结束,生产队就组织社员开展大规模的沤粪(也叫沤肥,是把垃圾、青草、树叶、麦糠、厩肥、人粪尿等放入坑内,加水浸泡,经分解发酵制成肥料)、积肥、搜肥的群众性活动,为的是来年庄稼夺得好收成,社员群众不愁吃、不愁穿,过上好日子。

我队麦场南约五十米开外的地方有一个大桄桄沤粪坑。一天,老队长文占哥对我说:“喜合,把你学下的知识试火(测验)一下,在没有皮尺(皮卷尺)、也没有庹尺(土改、合作化时期丈量土地的一种工具)的情况下,给咱算一下这个坑能沤多少方粪?”我一时不知所措,抓耳挠头,一会儿拍拍头顶,一会儿揉揉额头,忽地想起老师给我们上的丈量土地实践课,使我茅塞顿开,可用步跷的办法计算粪坑的大小,碎娃娃大步跷约一米,我就用步跷了一下粪坑的四周,南北长约三十步,东西宽约十五步,高用目测约两步。经过计算,好桄桄可沤九百多方粪!

第二天,队上就组织劳力,由副队长朝哥负责,兵分六路,迅速掀起了沤粪大会战。十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从村北冢疙瘩拉土;五六个中年劳力从麦场里拉运麦糠;八九个放暑假的学生到沙苑里割青草;三四个六七十岁的老汉在路上扫树叶、铲脏土;还有房叔、子成伯负责担水茅(人粪尿);更有爱社大伯对沤粪的每一个环节和每一道工序进行面对面指导监督;我也不例外,和兴哥看井泵向粪坑放水。

人粪尿是沤粪的主要材料之一,它与水结合后对青草、麦糠、树叶等可起到黏合、增温和腐化作用。在大力推行水茅(用砖、水泥、小水瓮等建造而成)化的那一段岁月里,我队走在全大队、全公社的前头,率先实现了水茅化(即家家户户有水茅),并在沤粪坑北侧崖塄上建起了一口容积为三十多立方米的人粪尿池,还曾一度被公社树为推行水茅化的一面旗帜呢。

爱社大伯是个闲不住的人,一会用锨戳戳这儿,一会儿又铲铲那儿。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娃,七月八月天气热、温度高,易发酵、易腐烂,正是沤粪的大好时机。我们只有多流汗、多沤粪、才能肥多、粮多。如果没有粪或粪少,就会‘人哄地皮、地哄肚皮’,我们就要挨饥受饿……”

一车(架子车)车土、一担担人粪尿,一车车麦糠、一担担青草陆续到坑,爱社大伯一会儿指手画脚、一会儿踩草踏土,指挥着大家先上一层土、一层麦糠,后上一层青草、一层人粪尿,再上一层脏土、灌一次水。就这样,一层这、一层那,循环往复,日复一日。到后来禾秆、烂枣、树叶等也作为沤粪的材料相继入坑,再将大队农科站研究配制的发酵菌种加入其中。经过三十多天的奋战,把个九百多方的沤粪坑填了个严严实实、角角饱满。在全公社组织的秋季积肥大会战检查中,流动红旗插在了沤粪坑突起的小土丘上,还有不少兄弟大队、生产队来参观学习取经。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陕西农村报
    全站热点
    揭秘挂牛头卖鸭肉:鸭肉鸡肉猪肉+神秘作料=牛肉羊肉

    2013-05-04 22:53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