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西安风情 > 文学艺术 >

张升阳:想起当年“晒暖暖”

2013-01-14 10:00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挤油油,压扁扁,老鼠窝里晒暖暖”。

那时候,生活在农村的人,早上起来,端上一碗小米饭,饭上夹一撮腌制的蔓菁菜,寻一个向阳的旮旯,边“晒暖暖”边咥饭,不一会儿工夫就聚了十来个老老少少。在这里的大多是六、七十岁的老汉和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他们一边咥着粘米饭,一边天南海北地谝起来。村里的怪事,谁家的媳妇对老人不孝顺,谁家的儿子打了媳妇,谁家的牛下了犊,谁家的女子出嫁时陪了些啥……成了村民的谝扯的新闻。

随着岁月的延伸,“晒暖暖”时谈论的内容也发生着变化,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就是上边那些内容。到了六十年代见不到碗里的稠米饭民,取代的是两只手不停地倒换,怕烫手的蒸红苕、烤红苕,碗里盛的还是红苕,谈论的话题是谁患了浮肿病,谁他大昨日死了连个棺板都没有,那搭的榆树皮被剥光了,句句离不开一个“吃”和“饥”。七十年代谈的大多是国家大事,老百姓也知道只有抓生产,才有好日子过;哪个村包产到户了,哪个村把地分了实行了责任制;东村的狗娃把大队的果园承包了,一年赚了好几千……

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晒暖暖”的习俗没有变,聚集的人也没多大的变化,谝的话题宽泛了许多,从卫星导弹到阿富汗、伊拉克,从美国到俄罗斯;谁从上海到乌鲁木齐,谁从三亚到桂林美美逛了几天;昨日电视剧是啥,《秦之声》马友仙、丁良生唱的啥……还有谁的养鸡场、鱼池、果园、什么厂赚了钱,给村上修了路,安装了自来水,捐资建了学校,还给敬老院的捐了多少钱……进入新世纪,“晒暖暖”再不是端碗咥小米饭,谈吃论喝了,说的是政策开放带来的新变化,村村变了样——小洋楼一幢幢,小汽车一辆辆,液晶电视一台台,自动洗衣机一个个都进入了老百姓的家。虽然也说谁家的银行存款票子一沓沓,但谁也不敢说是上了千,上了万,因为大伙都知道那是人家的“秘密”。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每想起当年的晒暖暖,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只觉得少了些乡情、亲情、友情。那时候,“晒暖暖”还过的是穷日子,缺柴火,更没钱买炭生炉子,谁家再要生个炉子,就十分奢侈了,加上衣服穿的单薄,生活单调,聚到一起,边吃边谝,尽管碗里“不丰富”,过了“嘴上的生日”,只图个快乐,也算是放飞心情了。今日“晒暖暖”再不寻旮旯,宽阔的村办公室前的广场上各种各样的健身器材前,你上来,他下来,轮了你,又轮他,说说笑笑,时而还传来阵阵秦腔的吼声,或者打太极拳的叫好声,好不热闹。避风处,好几位躺在椅子上,怀里抱台收音机,向着太阳听秦腔,听新闻。我走过去和他谝了一会,一位近八十岁的老者告诉我,“过去是怕冷才‘晒暖暖’。娃娃说,今日“晒暖暖”是为给我补钙哩,儿子给我检查身体时,医生也说要多晒太阳,晒太阳能补钙。这不,儿子把躺椅搬来,把水果、茶水端来,让我吃,也让大伙尝尝。”

我终于明白了,过去人们“晒暖暖”是怕冷,是图太阳光的热量。如今人们“晒暖暖”图的是多晒太阳,增强体质,提高生活质量,一个“晒暖暖”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质的变化。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陕西农村报
    全站热点
    为抢生龙宝宝打催产素 专家称使用不当有危险

    2013-01-11 12:18阅读

    拖欠土地补偿款群众安置不到位 眉县汤峪镇征地情况调查

    2013-01-07 10:02阅读

    歌舞乐器书画样样不懂 岐山县“没文化”的文化专干

    2012-12-27 15:08阅读

    陇县村民烧炕竟烧着自家房 民警驰援50公里灭火

    2012-12-08 17:01阅读

    伊尹:中年之后去读书

    2012-11-25 00:12阅读

    十年连理枝 默默夫妻情

    2012-11-05 00:27阅读

    咸阳作家杜剑散文集《渭水情思》在京获“一等图书奖”奖

    2012-10-16 18:14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