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阅读

“春雪”的回顾

2013-09-27 23:04  宝鸡日报  字号:T|T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刚成立不久的宝鸡秦岭中国画学会在市工人文化宫举办了一个业余中国画学习班,这个学习班是我们春雪画会诞生的最初机缘。

那是一个百废待兴的年代,出生于五六十年代的人多已走上工作岗位,也已丧失了上大学的机会,但对知识的渴求,对实现个人生命价值的期许,对美好理想的向往时时在内心涌动。当时,社会上文学热、书法热,各种业余学习班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秦岭画会开办的国画班,同样吸引了大批的青年人,宝鸡一些最好的画家都参与了这个学习班的教学活动。如张振学、胡稚、王鸿续、王尊农等。学习班设在市工人文化宫,也得到了时任文化宫主任的赵明常老师的倾力支持。

经过考试,国画班共招有50余名学员,大的近四十出头,小的十六七岁,我当时已至而立之年。翟晖、徐宝祥、周韶华、晁宝生、袁皓、王建国、高振华、聂宝柱等都在此班上相遇。虽是业余学习,但老师教得认真,学员也学得用心,学习从线描入手,渐次进入临摹和写生。其间,班上来了一位二十六七岁的辅导老师,他就是秦岭画会最年轻的成员季秀伟。他的到来,成为我们以后走上职业绘画路子最重要的引导者。

当时,我们学画的人都知道季秀伟,因为在宝鸡不多的画展上,他的画格外吸引人。

记得是1983年年底,学习班刚结束不久的一个星期日,季秀伟和另一个叫王强的年轻人突然来到我家,说想在学习班中选几个有志于学习中国画的人,以后常在一起切磋交流。我听了大喜过望,遂商议再约翟晖一起商拟名单。翟晖亦下过乡,与季秀伟同龄,在学习班中书画都表现出极高的灵性,甚为突出。

1984年年初,秀伟、翟晖在我家议定,在班内外共选出袁皓、高振华、聂宝柱、晁宝生、徐宝祥、王强、王建国和我们三个共计10人组成一个业余中国画学习小组。

1月20日,上述10人在翟晖家举行了第一次聚会,决定每周业余活动两次,观摩、交流学习中国山水画。那时我尚在市医药公司的车站口药店上班,药店后院有一小办公室,这成为我们每周两次聚会的场所。当时大家非常努力,除临摹古画外,周日则相约骑车进秦岭写生。宝鸡地处秦岭大散关之北,川陕公路由此翻越秦岭主梁,宝成铁路亦并行盘曲其间,从市区出发沿川陕公路骑车行二三十公里便进入秦岭北坡雄莽的大山之中,这是我们常来看山采风之所。当时,这十个人一大半还没成家,精力旺盛,绘画心劲十分高涨。一次周日我带大家骑车十几公里,又翻了两座山到秦岭深处原单位农场去看山,大家汗流浃背,浑身泥土,折腾一整天,待晚间才回到宝鸡,却也不感到疲累。那时候,我们就是如斯状态。虽然大家都在不同单位工作,但凝聚力很强,日常活动和周日的写生都十分踊跃。秀伟作为发起人,具有超出常人的胸襟见识,他并没有将自己作为中国画业余爱好者去游戏其间,一开始他就有宏远的抱负,画速写,用毛笔写生,研读古画与现当代大家之作,十分勤奋刻苦,成为大家心目中的楷模和公推的领头人。他也严格督促要求大家,提出每人每天都要画速写,以弥补造型上之不足,并建议每次活动时要将速写带来交流观摩。记得大家为了画好速写,没事就以小人书上的人物当画本去练人物造型,这对业余起手的我们在基础训练上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当时每周两次的业余活动看速写、评画、研讨笔墨、谈论写生,大家十分投入。不久,徐宝祥因身体原因退出活动,王强推荐于力参加进来。

1984年,第六届全国美展在南京开展。提前数月,秀伟就建议集体去参观这个展览。那个年代,资讯尚不发达,在宝鸡这样一个中等城市,几乎很少有画展,稍具规模的展览也要去西安看。跑这么远去看画展,这在当时是个超常的想法,何况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去千里之外的南京,不仅要请假,经济上也都拮据。但在秀伟的鼓励下,最终大家决定要去看看改革开放后规模空前的这次画展。

到了9月,大家各自都在单位请好假,秀伟和翟晖、于力、王强、晁宝生、聂宝柱从宝鸡出发,与新婚燕尔的高振华夫妇在洛阳会合后一起南下。他们在南京看了首展后,又去黄山写生。在黄山期间,谈到看国展的感想,大家觉得我们十青年也应该办一个像样的展览。秀伟当即表示,回去后动员大家,来年在宝鸡办一个画展。写生数日后,一行人经杭州折返南京,看了第二次展览后方返回宝鸡。

南下看展览后,大家眼界大开,很受启发。特别是有了来年春天在宝鸡举办我们十个人画展的设想后,一下子调动了所有人的热情,整个冬日大家都在积极准备,临摹创作进入一个激情高涨的阶段。

1985年的春节过后,展览进入实施阶段,翟晖、宝柱主动承担了全部作品的装裱工作。振华、于力抽空都来帮忙。没有资金大家凑钱,绫子裱不起,就用纸裱,没有裱案就在水磨石地上操作。一帮人没黑没明地忙了近一个月,终于将全部作品以挂轴形式裱好。展览于5月1日在市人民公园的园中园展出。因刚好十人,故名为“十青年中国画习作展”。这可以说是宝鸡市多年来最具规模的一次展览,近百幅作品全部装裱,场面宏大,内容也空前丰富,有创作、写生,还有临摹。

当时健在的著名书画家李子青老先生亲自为画展题诗:“七十余年成一梦,此身虽在,堪惊。寄语绮年人,休将白发舞鸡鸣。”并与我们一起座谈研画做人的道理。

著名山水画家胡稚一直关心我们的展览,几次亲临点评作品,并为画展作山水一幅。

画展获得很大效应,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展览结束不久,时任文化宫主任的赵明常老师,主动提出为我们在市工人文化宫提供活动场所。

当年的夏秋之际,秀伟提议我们十人正式成立一个画会,并说出一个极具诗意的名字:“春雪”。我与翟晖等听后都觉得这是一个很雅的名字,意境高远,不落俗格。遂征得大家同意,以“宝鸡市春雪中国画研究会”之名上报市文联并在民政局注册。由于首届画展的影响,成立画会得到了各方支持,经上述部门批复,画会很快正式成立。季秀伟任会长,我任副会长,翟晖任秘书长,并聘胡稚老师为名誉会长。

画会的成立不仅进一步鼓舞了大家的热情,也更有序地开始了各项活动,观摩作品、点评创作、组织写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为了准备第二届画展,我们依托本地周边风光,采风写生,进行创作,并且将第二届画展定名为“宝鸡风光画展”。经过大半年的精心准备,1986年10月1日国庆之际,画会在市工人文化宫成功举办了十青年第二届画展“宝鸡风光画展”。同样获得各界的进一步好评。

此后,画会的各项活动进入稳定发展阶段。1987年,在胡稚老师的支持下,春雪画会在宝石俱乐部又举办了第三次展览。展览期间,接纳郭伟进入画会。展览结束不久,画会即组织大家赴太白黄柏塬、二郎坝等地写生。创作办展活动一直坚持到1989年。这些活动不仅促进和提高了大家研习、创作中国画的水平,在宝鸡画界也造成不小的影响。

1988年,宝鸡组织西秦风情进京展,画会的季秀伟、翟晖、袁皓和我各有作品选入参加。季秀伟作品《林间》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这一年,秀伟又提出一个新的想法,画会集资成立一个实体,为春雪画会的长期目标创造积累经济上的基础。这又是一个超前的想法。那时画会成员皆为上班族,工资一月也就几十元,要办实体,可以说心有余而力不足。后来经过全体人员的努力,大家筹集了一万元钱,遂于当年在宝鸡中山西路开办了属于春雪画会的一个小实体——“春雪书画社”。因资金有限货柜摆不满,很多人在开始时将自己没用过的宣纸、笔墨摆到店里。春雪书画社先后由翟晖、于力、王建国等负责经营,但由于底子薄,大家心又在绘画创作上等原因,终不能使之得到发展,开办了两年多,遂于1990年由市医药公司收购经营。

1990年画会吸纳马胜利参加进来,这也是春雪画会在它发展过程中吸收的第二名正式成员。

进入九十年代,画会成员逐渐意识到,要想在中国画上有所作为,必须有深厚的生活积累和对自然的悉心体察,遂频繁开始了写生采风活动。宝鸡南依秦岭,西接关陇,北靠黄土高原。水土山川原俱全,是画山水的好地方。那些年画会成员几乎走遍了宝鸡周边的沟峁山梁,创作了大量的写生作品,为后来的创作积累了丰厚的生活底子。随着与外界的接触增多,画会大多成员开始频繁参加省展并获奖,至九十年代中期,季秀伟、马胜利的作品已进入国展(第八届国展)。

改革开放之初,在宝鸡市继秦岭画会后,春雪画会就注册成立,后又有宝鸡中国画院等绘画组织相继成立。九十年代,宝鸡中国画院先后吸纳季秀伟、马胜利、郭伟与我为成员。至九十年代末,季秀伟当选宝鸡中国画院院长,春雪画会成员悉数进入画院,至此遂将春雪画会注销。

回顾“春雪”那些年的历程,已成如烟往事,但对“春雪”的每个成员来讲,在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岁月里,大家没有虚度光阴。尽管懵懵懂懂,却在追求理想的路上一直行进着……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难忘那年中秋

    5岁那年,妈妈为我生下了弟弟,看着爸爸妈妈对他无限的疼爱、呵护,我常常觉得自己像邻居家门前那棵孤独的白杨。 眼看着过中秋了,邻居的小孩都有父母给买的新文具的、月饼(点心),我却只能在…[阅读]

    赵林祥:给娘洗澡

    夜里连换三次尿不湿,天刚蒙蒙亮,娘又一次拉在裤子里。当我被刺鼻的异味熏醒时,娘已爬起来,双手在裤面上挖抓着,咧着没牙的瘪嘴冲我“嘎嘎”的乐个不够。全然不觉得身下的污迹,恣意地在被褥…[阅读]

    姚骏骊:家乡的河流

    我的家乡就位于西安、咸阳交界处,如今被称为西安沣东新城的沣河、渭河交汇口。打我记事起,沣河水清澈见底,鱼儿触手可及,河边绿树成荫,头顶蓝天如洗。 每到夏季,伙伴们总是偷偷地跑到河里…[阅读]

    墓碑:两色与三色

    在俄罗斯参观公墓,与其说是代表现实观照逝去的历史,不如说是感知未来对于现实的评价。 这么说话,可能有些主观,也有些危险。起码,这种推断,相关未来学是有专业意义的,不能随便瞎扯,但对…[阅读]

    聆听天籁

    月亮笑了!小时候,爷爷这么给我们说,但我们谁又听见了月亮的笑声? 星星哭了!小时候,奶奶这么给我们说,但我们谁又听到了星星的哭声? 我可以肯定地说,我们没有谁听得见月亮的笑声、星星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