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西安风情 > 文学艺术 >

许可与郑凌的拯救

2012-02-07 16:24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许可曾不止一次地为他毕业后的生活描绘着五彩缤纷的蓝图。他不止一次地憧憬着与郑凌生活在一起的美好情景。随着郑凌对他的疏远,他又不止一次自怨自艾地认为自己只是在做异想天开的美梦,他被一种无形的烦恼攫住了,学习成绩日渐下降,各门考试成绩总难如愿。“再不能像这样折磨自己了,必须向郑凌把话挑明!”许可暗自给自己鼓足了勇气。

一个周末的傍晚,许可追踪着郑凌来到学校花园的蘑菇亭下,远远看着郑凌坐在石凳上专心致志地思索的样子,微风吹起她齐耳的一绺短发,遮住了她一侧漂亮而严肃的表情,婚纱般洁白的连衣裙拂在地下,令他想起了近代小说《青春之歌》中的林道静。此时的郑凌越发显出深沉、脱俗而飘逸的古典式的美丽。许可鼓足了勇气,故作坦然地走到蘑菇亭下,挨着郑凌坐了下来。

“喂,你来干什么?”郑凌抬了一下眼皮说。

“怎么,你不欢迎我吗?”许可镇定地说:“我来只想问你一句话,可以吗?”

“不可以。”郑凌摆了摆手说:“我正在构思着毕业论文,请别打扰好吗?”

“那好,我只说三个字……”

“不必说了,我全都知道。你说了也白说。”

“……”许可不觉像被劈头浇了一桶凉水,倏忽间清醒了,第一次尝到了羞涩的滋味。他什么也没说,站起身就走。

“回来!”郑凌漫不经心地说:“请坐下来,说说那三个字以外的话。”

许可犹豫了一下,折回身说:“你还想让我说什么呢?”

“说什么都行,随便说。”郑凌温和了许多。

“那我就实说了。”许可直截了当地说,“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你喜欢我吗?”许可还是没有坐,站在亭外的石阶上看着郑凌的眼睛说。

“噢……就为这?”郑凌满不在乎地说,“其实我只喜欢你那一身雄健的肌肉。你有病我照顾你只是我作为一个同学应尽的责任,再说,我这人一贯善良……不过,那些并不等于爱。小伙子,请你不要想得太多好吗?”

“原来是这样?”许可感到自己的感情被人戏弄了,他强压着骤然的失落激起的愤慨,白了郑凌一眼,扭头就走。“回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郑凌似乎在用命令的口气喊。

许可又是一怔,两条腿钉在了原地,片刻,头也没回地向回奔去。跑出很远,许可还依稀听见身后传来郑凌的骂声:“许可……你混蛋!”

回到宿舍,许可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子,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出神。一阵蜂鸣器的提示,许可不耐烦地打开带在腕上的信息传感器,只见上面清楚地显示着几行字:

先生,您的毕业成绩正在突破倒数的记录。请相信没有哪位姑娘会接受一个傻瓜的爱。 ——郑凌“哼!我是傻瓜!”许可猛地坐起来,一拳砸得床铺吱吱颤抖。“我是傻瓜!郑凌小姐,咱们走着看吧!”

离毕业还有一个多月,许可发誓也要把学习成绩赶上去,凭他的天资,一定要把论文写好,交给校方和自己一个合格的答卷,哪怕掉几身肉脱几层皮,不为别的,就为给郑凌看,就为清洗“傻瓜”这两字的耻辱。

许可全身心投入学习,没了一丝杂念,反倒轻松了许多。即使是二十四小时只休息四小时包括吃饭在内,他也并不觉得十分的累。在他宿舍的墙壁上,赫然出现了两副条幅,那是用电脑制作的以舒同体书法写成的罗曼·罗兰的名言:“美貌的偶像往往具有极庸俗的灵魂。”另一副则是:“不管一切,我将生活,我将成为自己。”显然,他喜欢罗曼·罗兰。

被特殊激发的士气无坚不摧。许可坚信这短短的一个多月已投入了他生命的大半。

事情往往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奇妙的变化。许可明显觉得,自己的才思和灵感竟像奔腾的江河,一发不可收拾了。也就在此时,就在他发奋复习的同时,一个怪诞的课题在他头脑里明晰了,将这些基础理论深入下去,发明一种能拯救人类物质资源的机械才最实惠,最有意义。这也就是他日后为之奋斗拼搏的那个选题的雏形。

毕业考试结束了。整个物理系的排名榜上,第一名赫然标榜着许可的名字。这是一个奇迹,一个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奇迹!全系师生都在为他祝贺。欣喜之余,郑凌那美丽的形象又悄然升腾在许可的脑海里。许可的嘴边不自觉地流露出了一丝得意和不屑的神情。他一路清风地走回宿舍,重重地往床上一倒,脑子里油然又跳出了那个幻影,可是这时,他又听见蜂鸣器在不停地呼叫,许可掀开衣袖,只见信息传感器上又显示几行汉字:先生,您没有什么可值得自豪的,您只不过实现了一个原原本本的自己!——郑凌

“郑凌!你究竟想要我怎么样?!”许可一跃从床上弹起,歇斯底里地喊。

他决定去找郑凌,请她结束戏弄自己的恶作剧。可是刚迈出门,却又停住了脚步,返回了宿舍。有这个必要吗?太无聊了!他想。他突然意识到郑凌并非在演恶作剧,她对他的关注和要求似乎超出了一般同学,正是她的“激将法”,才使他获得了本应属于他的今天。正是她的“激将法”,也使他紧张繁忙的意识空间里有了意外的发现。这过高的期望值背后,是否还有什么隐情?他不敢奢想,至于她心中是否有他,此时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必须感谢她,感谢她从迷茫中拯救了他。这个念头和想法在他心里打了三转之后,便确定下来,于是,他便再三对着大镜子精心地梳理了一番,便向门外走去。

其实,爱与恨往往就是这么一念之隔,许可懵懂地想着。

刚一拉开门,许可愣住了。只见郑凌就在门口,美丽大方地站着。亭亭玉立地站着。“怎么……你怎么……来了,”的确还未来得及整理要说的语言,许可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西安或效仿北京实行菜刀实名制

    2012-01-29 10:43阅读

    团省委与“两会”代表委员畅议农民工文化生活问题

    2012-01-13 11:51阅读

    记忆中的抹泥基

    2012-01-04 22:21阅读

    西安入选全国文明城市提名资格 将成入选全国文明城市的先决条件

    2011-12-21 11:09阅读

    当处方遭遇拒捡

    2011-12-13 14:02阅读

    宋祖英、王杰、王宏伟与郭达在曲江国际会议中心低调献演

    2011-12-06 15:53阅读

    华严寺命运续:专家初步决定原址保护

    2011-11-27 19:43阅读

    映象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