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三秦城事 > 文化视野 >

大石碾,一首遗忘了的民谣

2012-03-10 08:48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大石碾,一首遗忘了的民谣

近年来,广大农村的大石碾遭遇了空前的冷落。有的石碾磙蒙上厚厚的尘土;有的石碾磙被石头围住;有的石碾磙干脆抽去了碾立柱,卸掉了碾架,摇空了碾把,前后用两块大石头塞死石碾磙。更有甚者把石碾磙滚到什么地方藏起来,只剩下大碾盘这个“光杆司令”了。赫赫有名的东贺家石党氏庄园,碾台塌了,大碾盘平卧在土地上,粉身碎骨成几大块了。多少年来,石碾和石磨碾磨出多少丰收的日子,碾磨出农家多少甜蜜的民谣。石碾和石磨是农耕文化的两块金银勋章,两颗人们盼望发财致富的希望之星。目前,恓惶的石碾被迫退出了农耕文化的大舞台。

在古人眼里,石碾是青龙,石磨是白虎。谁家大门外和院子里有左青龙右白虎,那一定是户殷实的人家。普通人家请白虎难,请青龙更难。很多村庄,10户人家也均不到一盘大石碾。石碾的等级是由碾盘来决定的。石碾盘烂边烂沿,又小又薄,石碾磙也又小又轻,这小字辈的石碾可以凑合着用。殷实人家的石碾盘足有五六寸厚,又大又圆,石碾磙也又大又圆,自有一派凛凛大气。过去多少庄户人家谁不想有一个实用大气的石碾。

在山穷水贫的黄土沟里,要掘一盘五六寸厚的大青石碾盘,那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主人要安一盘好碾子,要跑5里、10里,甚至20里路。拉碾盘乡亲们叫抬碾盘。择好黄道吉日,早晨动身前,主人请匠头和20多位铁塔似的庄稼汉吃肉臊子白面合各。碾盘太大太重,不能拉、不能抬。匠头只好将枣木穿进碾盘中间圆孔,两边的好后生抱住枣木杆扶、扛、推、滚。路稍宽了、平了,用几根粗绳套住枣木杆,凑合着拉。黄土路绵,碾盘重,陷进土中难免东倒西歪。政策可以倾斜,碾盘最怕倾斜。过日子夸的上坡坡人家,抬碾盘草鸡的上坡坡路。上阵需要父子兵,打虎需要亲弟兄,抬碾盘也一个理。一旦碾盘东倒西歪,一旦碾盘滚不上坡,众人腰弯成弓,屁股鼓成峰,腿蹬直像两支欲射的箭。人人扛死肩,个个下死力,谁也不敢耍奸溜滑。危急关头,匠头站在枣木杆上,双手指挥,口中骂人,骂得众人眼里滴血,骂得山摇地动。众人嗓子冒烟,脸红脖子粗,连汗水都流干了。一路上,主人怕出乱子,若有点出血擦伤的事,吓得主人尿湿裤子是小事。碾盘滚到大门外或者院子里,累得好后生一屁股坐在地上懒得站起来。主人的娘再也不跪下祷告神神了。有人开玩笑:只知匠头好手段,不知骂人比雷公嗓门还大!匠头忙忙打躬,主人连连道歉。主人一家人倒茶、倒酒、点烟、炸油糕、羊肉烩粉汤,诚心酬谢流了大汗的乡亲。

世上的事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大碾盘是圆的,是吉祥如意的青龙,自然有了规矩。大碾盘有碾心、碾脐、碾饼、外盘。碾盘直径5.8尺,碾盘薄厚5—6寸,外盘1尺。碾饼与碾脐之间3—4尺。碾轴(碾维桩)孔4寸。碾磙宽1.6尺,高2.1尺,长约3尺。碾磙腰里边外边各约四指,中间称碾腰。碾盘和碾磙一静一动、一阴一阳、一天一地,它们之间的阴阳磨合却是精细微妙的。知法不知窍,惹得神鬼笑,一般石匠入不了门,捉不了窍,不敢替人割碾子。俗话说,碾磙腰硬马蹄,必定差脐。割碾子碾盘要展,还要有三分嫌头,碾磙运转时才有往外挖刨米面的功能。碾磙两头圆、平,碾磙以凹型为宜,凹型的标准是一铜钱薄厚,小于、大于一铜钱,就要出差脐的毛病了。碾盘与碾磙之间最合理的摩擦配合就叫阴阳配、天地配、鱼戏水。所以割石碾的匠人手巧不如眼巧,眼巧不如心慧。主家割石碾是请喜庆开运的青龙,是件好事,自然选择一位金手银胳膊的石匠了。好石匠割碾子锤敲得轻、錾摆得活,线条顺、纹络匀,无论锤敲、錾凿、刃砌、刀刻,犹如泉水叮咚,仿佛钟鸣鸟唱。一盘好石碾,有好几道工序,皮条錾、流水细錾、砌磨、凸雕吉祥如意的花卉。好马要备好鞍子,好碾子还要好碾桩、碾架、碾把、碾棍。过去人们选择铁硬、笨重的红枣木,如今人们选用穿心铁管,碾桩安置盘珠轴承,格外省力、灵活。碾盘、碾磙割好,垒好碾台,放平碾盘,成龙配套碾桩、碾磙、碾架、轴承、碾棍。安置碾子或在宅院东,或在大门外东,老百姓讲究青龙在东。匠人一声声喊试碾,主人先碾谷子后压米、压钱钱……一试成功,喜出望外。主人请了一位鲁班,割了一盘大方富态的大碾子,自然摆酒宴,酬谢匠头和帮了忙的庄稼汉。乡邻们一敬主人,二夸匠人,三是凑个热闹图个乐。众人挤眉弄眼给金手银胳膊的石匠敬老酒,七大杯八小盅,先划家乡拳:两家好、四喜发财、六六大顺……再换成延安拳、中华拳、东洋拳……明敬暗整,那石匠中了圈套还不明白,只顾贪杯,还没动筷子品尝那猪头肉拌绿黑豆菜,脚下像踩着棉花,驾着一朵祥云,口也松了,舌也僵了,眼也斜了。众人看在眼里偷着乐。

石碾虽说是私有财产,自古以来就是公用的。邻里邻居来碾米、压钱钱,那是主家人气旺。主人放下手中活,先给邻居借笤帚、箩子,后添手帮忙。一进了腊月,石碾天天滚流星,碾出米、榨出了油、压成了面、黄酒麯……腊月二十七八,太阳爬上高畔,石碾才能歇脚。庄稼人一边碾米、压糕,一边扯开了家长里短、油盐酱醋、锅碗瓢盆、嫁女娶媳妇、趣闻奇事。乡亲们也在青龙面前讲黄米馍如何蒸才能又亮又松又甜,米糕怎样蒸又韧又软。特别是米酒讲究大、窍门多。大家谁也不保守,不收咨询费,喜爱义务传经送宝夸手段。大年除夕,人们吃罢了香炸油糕,王大奶、张二婶、李三嫂、刘巧姑、赵小妹……手端小柳簸箕压钱钱来了。三个女人一面锣,七个女人一场戏。除夕压钱钱,吃钱钱稀粥,一年四季有钱花。

过大年,是神也高兴人也欢乐的盛节。石碾是青龙,青龙是喜神。吃罢年糕,主人在碾桩上贴上小红帖,上写青龙大吉。左邻右舍的人也跑来给石碾贴红帖,小小的春联贴满了碾桩,贴到碾磙上。青龙满身披红挂彩,那年味一下子就烘出来了。主人还用五色纸折成香角,粘在碾桩上,装满细细松松的黄土。大人小孩把河里纯净的冰块担回来,献到石碾前。人们为青龙献上肉、菜、馍、糕、油炸炸、米酒。晚上放炮,为石碾前后上三炉香、烧三次纸、叩三次头,大人们口里念念有词:出门往东,遇见青龙,有钱有粮,添喜添丁……这点香叩头一直到了二月二龙抬头,才算告一段落。大年除夕,主人才吃罢红炖肉,还来不及喝钱钱稀饭,唢呐乐队报喜来了,长长的铜号搁在碾磙上,一声长鸣,响彻夜空。热烈粗犷的唢呐响了,主人又是放炮,又是给报喜的乐队敬茶、点烟、斟酒,把红漆盘的喜钱放到碾盘上……

如今,多少村舍的石碾下岗了、退休了,我举起小小的相机对准石碾盘,远近、左右、高低换了多少角度也摄不下一张满意的照片。是碾盘沉?是相机沉?是心沉?

文/马金龙 图/赵鹏飞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暴走鞋科学健康的时尚品?专家建议每次穿不宜超过半个小时

    2012-03-05 15:18阅读

    迎宾社区开通即时聊天软件 全天候服务社区居民

    2012-02-23 09:58阅读

    陕西省全省供销合作社工作会议召开

    2012-02-08 17:20阅读

    人命竟当儿戏 延安一卫生院医生医治病人致其死亡

    2012-01-11 16:06阅读

    千阳县城一男童不慎落水 警民联手施救

    2011-12-26 10:13阅读

    抗生素不是万能 药切忌盲目使用

    2011-12-16 14:39阅读

    警钟常鸣:保险杠碎片让你无处可逃

    2011-12-09 15:20阅读

    映象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