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阅读

门前,那徘徊的身影

2013-10-19 00:20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车子在蜿蜒的山路上盘旋,绕过一个岔路口,驶进一条狭窄的山间小路。放眼山峦,绿意盎然。窗外的山风从耳际掠过,夹杂着泥土的气息,那种柔软与芬芳的亲切是不容拒绝的。

闻着熟悉的味道,不一会儿就到了老家的村口。远远望去,一排排红瓦白墙的新居错落有致,清新的蓝色围栏,使整座村落丰满鲜活起来。我正为老家旧貌换新颜而感叹时,一个模糊的身影进入我的眼帘,我还没来得及辨认,陪我一起回家的堂弟说:“你看大伯在门口等你呢!”车子开近了,父亲脸上堆满了喜悦的笑容,他一边帮我提东西,一边说:“我在家好好的,不让你回来,看你又乱花钱买这么多东西。”

母亲不在家,昔日温馨、热闹的感觉荡然无存,我推开紧锁的房门,屋里还是母亲走时收拾的样子,很整齐,只是长时间没人进去,沙发上、桌子上落满了灰尘。看到这冷冷清清的样子,我心里发酸。弟弟有了孩子后,母亲就给弟弟带娃去了,年过七旬的父亲不习惯城市生活,冬天住上几个月,其余时间都在老家,这样一晃已经四年多了。偌大的院子,出出进进就他一个人,除了吃饭、睡觉,陪伴他的就是电视机、收音机和手机。每次打电话,都会感觉到电话那边高兴、期待的心情,问他今天干什么了?他常说:“没事,在门口转呢!”

老家的房子在路边,通往县城的班车、下乡办事的小车都从家门口过。刚上班时,每逢休礼拜或放假,我就坐班车回家看父母;结婚生子后,也最少一个月抱着孩子挤班车或坐顺车回家。因为我们经常坐班车,老家门口也就成了停泊的车站,每次听到汽车喇叭声,父亲就会从家里小跑着出来接迎我们。农闲时,站在门口等待过往的车辆也成为父亲牵挂我们的一种习惯,一种寄托。儿女渐渐长大,不知不觉就把精力放在陪伴孩子、经营自己的小家上了。如今,我们都有了自己的车,也不用踩着点儿去挤班车,回家的次数却越来越少了,但父亲对班车的喇叭声那种特殊的感情却丝毫没有减退。我似乎能看见这样的情形——空落落的院子,只要听到有汽车过往的声音,他就会放下手中的活,下意识地从屋子里跑出来,希望班车能在家门口停下来,希望儿女们能从车上走下来……

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我们为生计奔波、为工作忙碌,各种各样的“忙”构成了不回家的理由。打个电话、捎点东西,这些表达孝心的行为,对守在家的老人们来说,又多了一个惦念的借口。父母期望的是儿女平安,渴盼的是一家人团团圆圆,母亲把对儿女的牵挂纳在鞋垫里,缝进密密麻麻的绣花里,而不善言谈、不会表达的父亲,把那深如海、重如山的父爱藏进那回望的、孤独的身影里,岁岁年年……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宝鸡日报
    全站热点
    “春雪”的回顾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刚成立不久的宝鸡秦岭中国画学会在市工人文化宫举办了一个业余中国画学习班,这个学习班是我们春雪画会诞生的最初机缘。 那是一个百废待兴的年代,出生于五六十年代的人多已…[阅读]

    春雪之约

    春雪中国画学会诞生的机缘,始于三十年前—那个渴求知识的年代。我们十人一同拜师从艺,结社励志,怀揣着梦想和理念,活跃于西秦画坛。 也许是共识吧,大家都感于北方春雪的诗意和高洁,也希冀…[阅读]

    难忘那年中秋

    5岁那年,妈妈为我生下了弟弟,看着爸爸妈妈对他无限的疼爱、呵护,我常常觉得自己像邻居家门前那棵孤独的白杨。 眼看着过中秋了,邻居的小孩都有父母给买的新文具的、月饼(点心),我却只能在…[阅读]

    赵林祥:给娘洗澡

    夜里连换三次尿不湿,天刚蒙蒙亮,娘又一次拉在裤子里。当我被刺鼻的异味熏醒时,娘已爬起来,双手在裤面上挖抓着,咧着没牙的瘪嘴冲我“嘎嘎”的乐个不够。全然不觉得身下的污迹,恣意地在被褥…[阅读]

    姚骏骊:家乡的河流

    我的家乡就位于西安、咸阳交界处,如今被称为西安沣东新城的沣河、渭河交汇口。打我记事起,沣河水清澈见底,鱼儿触手可及,河边绿树成荫,头顶蓝天如洗。 每到夏季,伙伴们总是偷偷地跑到河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