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西安风情 > 文学艺术 >

赵林祥:塬上水歌

2011-12-16 10:15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辗转打工,久居都市,虽说居无定所,吃水用水却极为便利,水龙头一拧,水流哗哗。每每当我用清凉甘甜的自来水冲凉洗涮时,总会想起老家渭北塬上吃水的难场,古老的水歌就会在耳旁悠然响起:

噢——噢——

水呀么水

高原的脉

人畜的魂

噢——噢——

井呀么井

塬上的眼

牲灵的命……

从记事时起,我就常跟母亲去村中官井里打水,水歌是塬上儿女人生最初的启蒙。深井打水的场面紧张激烈、惊心动魄,常看得我心惊肉跳、哽咽无语。

深井打水,最少需要三人。由于父亲去世早,我家常和三叔、四叔家合伙。先用架子车从库房运来一大盘锄把粗的井绳,三叔扳着手把稳住辘轳,四叔给绳头水扣子扣进水桶,母亲提起粗重的井绳搭在辘轳背上的凹槽中,“哧溜溜”一气滑至水面,四叔给这头又扣上空桶放入井中,三叔“嗨哟”一声扳动辘轳,在辘身与滚轴“咯吱”“咯吱”的尖叫中,母亲坐在井沿边,两手一刻不停地上下挪动着拽拉井绳,以此保持水桶与空桶间力的平衡,三叔一口气扳转辘轳百十来圈,一桶清凉的水升至井口,四叔飞身上前,稳住桶把,母亲倏地立起,长臂一挥,提起井绳二三米,用脚踩在井边,四叔迅速提起水桶倒在一旁的备用桶里。如此循环往复,整个过程快速敏捷,默契和谐,从水桶出井到空桶入井通常只有五六秒。待打满两桶水,四叔挑起水担,晃晃悠悠一溜小跑颠回家,倒进各家的大老瓮里。

百十米深井,打满三大瓮,要折腾多半天。一桶四五十斤的水,吊长百米,重如千斤,在重力和人力长久持续的抗衡较量中,常常没打满一老瓮水,三个人就已累得大汗淋淋、气喘如牛。每每此刻,扳辘轳把儿的三叔直起青筋暴凸的脖子,冷不丁地吼出了粗犷的水歌:

噢——噢——

扳呀么扳辘轳

拽呀么拽绳索

挑上两桶水哟

扛起日子来……

那曲调苍凉悲壮,激昂雄浑,如歌似喊,惊得站在一旁的我目瞪口呆,傻愣半天。

说来也怪,原本负重至极限的三叔,跑得筋疲力尽的四叔和歪着腰身已力不能撑的母亲,听到高唱的水歌,疲乏的躯体仿佛注入了新的活力,一时辘轳飞转,井绳溜滑,水担疾走……

打水的场面看似和谐,却危机重重,稍有疏忽,一旦辘把脱手,飞转中轻则打折胳膊,井绳与凹槽夹断手指,重则头破血流,一命呜呼。

喝着金贵的塬上水,唱着悲凉的水歌,我走过了人生的童年、少年,正当我有了力气,有了胆子去替换母亲拽井绳时,国家实施了人畜饮水工程,倍受吃水困扰的家乡人首批享受到优惠政策:政府拨出专款,装水泵,建高塔,铺管道,梦寐以求的自来水送到了塬上每一户人家。

水塔高又大

管子铺进家

龙头一拧哗哗哗

塬上人日子乐哈哈

新时代的塬上水歌,顺口溜般轻快简洁,朗朗上口,歌词与唱腔的更替,折射出农村生活天翻地覆的变迁。从根除了吃水难题的九十年代初起,我和所有塬上人的后代一样,在了无牵挂中背起行囊进城务工,富起来的农民纷纷买房置业,落户城镇。

如今,村中的那口老井早已青苔斑斑,弃之不用。唯有古老或新生的水歌,仍不时从留守的老人和进城的塬上儿女们口中吟唱而出。我知道,这水歌是塬上人对故土深情的依恋,对岁月不尽的追忆,对未来美好的期望!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花脸张巧绘马勺脸谱花遇春登上印花税票

    2011-12-15 09:25阅读

    爱管“闲事”的局长——记助人为乐模范王涛

    2011-12-12 08:59阅读

    宋祖英、王杰、王宏伟与郭达在曲江国际会议中心低调献演

    2011-12-06 15:53阅读

    华严寺命运续:专家初步决定原址保护

    2011-11-27 19:43阅读

    西安一周天气预报(2011年11月7日~2011年11月13日)

    2011-11-07 09:32阅读

    高陵县在西安市首推高中生全免学费政策

    2011-10-19 12:58阅读

    映象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