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阅读

周纪合:忽忆儿时偷摘石榴

2012-10-24 23:15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中秋前夕,母亲托人捎来一篮石榴,望着这鲜红的石榴,我又想起了邻居的阿婆。

阿婆是汉中人。早年大爷在汉中做生意,娶了貌美的阿婆,临回关中时她折了娘院子里的石榴树条种在庭院中。阿婆无儿无女,五月端阳,阿婆会给小巷的女娃子们折上两朵石榴花和艾叶一起扎到发辫上;八月中秋,阿婆会给每户送上两个笑裂了嘴的冰盘大石榴;谁家孩子结婚,阿婆又会剪个石榴变娃的窗花送去,因为石榴里包含了阿婆对家乡的思念和对儿孙的期盼。

记得小时候,我和天保、金贵几个毛孩子常到阿婆家去玩耍。那年冬天下雪,我们钻到阿婆的炕上扯起窗帘做帷幕,披上床单做戏衣,拿着烧火棍当刀枪演起了大戏,把屋子整得乌烟瘴气。阿婆坐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我们这伙“人来疯”,一会儿大爷串门回来了,骂阿婆“八辈子没见过儿孙”,我们几个吐着舌头赶紧作鸟兽散。

那年端阳,阿婆又给女娃子们发辫上扎上了石榴花,我们几个男娃娃也向阿婆讨要,阿婆说一个石榴花秋后就是一个石榴,怎么舍得。金贵趁阿婆做饭的时候溜到石榴树下连花带枝折了一大把,我们躲到没人的地方用石榴花染红指甲,扎上小木棒做旱烟袋。阿婆做好饭后看到石榴树被糟蹋的样儿气得直抹眼泪。

石榴花儿谢了,为了防虫子叮咬,阿婆用棉花粘上泥巴把每个石榴嘴儿塞得严严实实。快到中秋了,眼看着石榴一天比一天大,我们一伙馋嘴猫儿又动起了坏脑筋。那天村头天赐娶媳妇请阿婆帮忙,我们就商量着去偷摘阿婆的石榴。天保刚爬上树就被回家的大爷逮了个正着,大爷拧着天保的耳朵说:“现在石榴籽是白的没味儿,等到八月十五点着灯(即石榴籽儿变红)时叫阿婆给你们送去!”于是我们就天天盼着八月十五早些到来。

上世纪70年代,家家的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石榴熟了的时候,阿婆一个也不肯卖。到了中秋的时候,她便提着箩筐给巷子里的人逐户送上几个,说:“给你们几个石榴敬敬神,保佑日子红红火火,多子多孙!”那阵子每家拜月的供桌上都会有一盘红艳艳的石榴,小院里都会溢满那淡淡的、有点苦味的石榴香。

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一个春天,阿婆从她家石榴树上剪下一根健壮的枝条种在我家的院子里,从此,我家院子每到五月就能看到满树耀眼的红花,八月石榴树上又会挂满红灯笼。有一年中秋的下午,阿婆在给巷子里的人送完石榴、给月亮婆婆点上三炷香后,坐在圈椅上安详地含笑西去。出殡那天,巷子里黑压压地挤满了人,我和天保、金贵等年轻人抬着棺木,把阿婆安安稳稳地送到了镰山之巅。第二年,阿婆家院子里那颗石榴树再也没有发芽,巷里人都说石榴有灵性,它去陪伴阿婆了。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www.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周正华:纺织城

    母亲说,我是在老家生,西安长的。“老家”其实说的是母亲的家乡,江苏省某某县某某公社某某大队某某队。清晰的记忆从我上学认得汉字一直持续到现在。那时每到春节,老家的舅舅都会从乡下寄一个…[阅读]

    张志瑜:搬家

    这些年来,先后六次搬家,东西越搬越多,面积虽越来越大,但家却越来越乱。 第一次搬家多轻巧,两床被褥、半截柜、手榴弹箱放几本书,这便是全部家当了。向作战处借了个“大屁股”吉普车,半个…[阅读]

    付朝旭:陪着你慢慢变老

    年少的时候,那场恋爱,或许是最让人难以忘记的。曾记得他对我说过:“我会陪着你一起慢慢地变老,直至我们生命的最后一天都不分开。”一起慢慢地变老,是每一对恋人渴望的事情,是啊,那是多么…[阅读]

    周纪合:剜苦曲

    上世纪50年代冯德英的一部《苦菜花》使苦苦菜名扬天下。苦苦菜虽然味苦,但食用后却耐饥,而且还是一味中药,能清热解毒,大荔人把它叫苦曲,这东西在黄河滩里最多。 三年困难时期,人们剜光了…[阅读]

    周纪合:摸鱼

    上世纪60年代后期,根据毛主席“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指示,上级部门决定在韩城禹门口经合阳、大荔、潼关的黄河东岸修筑一座大坝,彻底解决黄河泛滥的问题。于是,一场肩挑车拉的人海战役开始…[阅读]